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8年08月18日 08:40:35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华人动态  >  华人建言  >  正文

【3】不啼清泪长啼血——戴旭痛心疾呼:内忧重于外患——全民腐败和信仰丧失会致国家“抽心一烂”“土崩瓦解”

2018年08月08日 00:05:00 浏览:35126次 来源: 戴旭关注 供稿

 

        戴旭的书和视频,是全景式透视中国外部、内部危机,从政治、军事、经济、历史等各个视角,进行系统分析的。所以,在说了中国面临的外部威胁后,接着就说了中国内部的问题。这也符合哲学的基本规律: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的变化的根据。离了那个“因”都不行。


        内忧有两个方面:一是中国疯狂追求GDP的发展模式;二是中国人的精神已经消弭殆尽,多数人已成行尸走肉。GDP的问题我将在分析戴旭的经济理论时专文论及,此不多述。这里只说另一个内忧:腐败。


        腐败,在中国是一个只可泛谈而不能深谈的话题,谈多了就会由官员扯到政治体制上,就容易触雷。中国的官员何以敢肆无忌惮地大肆腐败?原因就在于有打着政府的旗号,处处以政府官员的面目,以代表政府的身份出现,你反他,他就说你反政府。那他就可以动用国家机器的专政力量对付你,那你就惨了,他有公检法,有枪,有生杀大权,还有舆论,你手无寸铁,连辩解的嘴巴也没有,必败无疑。中国的政治制度高度统一,施行人治,在道德良好的情况下,这种体制十分高效;但在道德崩塌,利益至上的情况下,法治形同虚设的弊端也显露无遗。时下的中国,正是这样一个无法无天的社会。


        整个中国,所有的腐败官员,无不是用这种鬼魂附体的办法,以手中权力大肆侵吞国财、民财,到处伤天害理,而中央政府却拿这些借尸之魂毫无办法。中国经常说要加强教育,就是希望感化这些鬼魂,无奈这些嗜血恶鬼,对那些软绵绵的老生常谈毫不在意,本来神是可以管住鬼的,但偏偏中国的官员又都是不信神的,于是,腐败便如决堤之水泛滥神州。


        在私下场合,戴旭也说,如何把权力的野猪关到笼子里,不再糟蹋人民的家园,是社会秩序运转、改革开放能否取得预期目标的根本。把限制特权上升到最高的层面来认识。但是,在公开场合,戴旭对腐败问题是没有开足炮火的。在视频里,他只是说了重庆黑,哪个城市白?举了海军副司令的例子,说明高官之贪财好色已经到了多么严重的地步,仅此而已。以戴旭之智慧,断不会解析不出腐败的根源,以戴旭之凌厉,一般情况下,如果开炮也不会不痛不痒。但是,戴旭一语带过官场腐败的问题。想来主要是戴旭军人身份,不便过多涉及国内政治问题的缘故。戴旭把握得恰到好处,点到为止。


        但是,戴旭并没有完全避开这个话题,而是一转身飞到了思想的天空,回过身来又是一声大叫:中国全民都腐败!


        迄今为止,公开把反腐败矛头对准全民的,戴旭是第一人。此前大家都是认为官员在腐败。

 

        戴旭引述曾国藩第一幕僚赵烈文的一篇日记,论述全面腐败的国家前景极端可怕:将抽心一烂,土崩瓦解,人自为政,天下大乱。

 
        其实,与赵烈文同时,还有个日本人也看到了这一幕,那就是长期潜伏中国的日本年轻间谍宗方小太郎。他在甲午战争前给日本大本营提交报告说“大清全民都腐败”,这样的国家最多只有十几年,就会“支离破碎”。


        两个小人物都准确地预见到了大清国的大结局。戴旭此时喊出这句话,用意正在这里。直接说当朝会倒台,那是逆天大罪,所以赵烈文嘱咐家人要在自己死后才能公开自己的日记,而日本的预言,中国也是在清朝灭亡多年之后才知道。戴旭比赵烈文勇敢的是,他在书中放胆预言,中国十年后会面临被肢解的命运。他足够聪明地把这归因于美国的全球战略和对华战略,但在前面论述中说的却是内部全民腐败。敢在公开出版物中说出这样的话,戴旭所冒政治风险可谓大矣。我相信一定是局势到了足够危险的程度,才让他奋不顾身。我曾经问他为何如此,他说,现在的腐败已经迫近了国家安危的底线,如果再不说就来不及了。他还说,外部威胁并不可怕,大家团结一心就可以应付,要是内部烂成一片,团都团不起来,那还谈什么对付外部威胁的话题呢?


        新中国前三十年,中国面临的外部威胁几乎都是军事性的、毁灭性的——比如美苏的核讹诈,而且迫在眉睫。但是,那时的中国社会是上下同欲万众一心,“七亿人民七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这样的气概,足以让任何入侵者胆寒股栗。到了后期,中国也有了两弹一星的硬家伙,外部威胁顿时隐匿。


        为什么现在钱多了,各种标志物质实力的东西也多了,反而外部威胁更突出了?原因便在于自身力量虚弱了,免疫力下降。有一位外国学者说,国家的实力,还包括应对威胁的战略能力。这个能力,我以为有领导者胆略的因素,也有全体国民的精神意志因素。


        不幸的是,今天的中国人,在精神意志上已不可与前三十年中国人同日而语。改革开放追求财富是每个中国人的愿望,但一定要以牺牲整个民族的信仰和全体国民的精神意志为代价吗?中国教育在其中扮演了极坏的角色,率先进行教育产业化改革,本来已经是全民都向钱看,你再来个代代都向钱看,滔滔“钱”江潮,漫灌神州大地。今天人们说这个主义那个主义,其实中国只有一个主义,那就是金钱主义!当初横行欧洲的金钱拜物教,今天在中国如火如荼。当然,一些学者会找出一万个理由公开反驳我,但私下里他一样还是得承认我说的对。十三亿人的心中只有钱,一切权力、学术、道德、良心,一切计划、设计和行动,都围绕钱旋转,个人如此,单位如此,国家如此,就像行星围着恒星转,地球围着太阳转一样。毛泽东在,毛泽东是太阳,毛泽东不在了,钱是中国的太阳。


        中国人信钱,以为外国人也信钱。所以,遇到国际麻烦,无不是到处送钱,花钱买平安。


        由钱主义带来享乐之风和玩主义。有钱的个人声色犬马,有钱的单位楼堂管所,大兴土木,有的城市也展开了娱乐竞赛:北京搞个奥运会,上海就搞个世博会,广州于是就弄亚运会接着又要申请世博会,都是花钱玩热闹,劳民伤财的玩意。受此影响,军队也在青歌赛中连连夺冠,让国人看到我军的“舞”力强大!


        钱啊钱!金字旁边两杆戈,或者自戕,或者人来杀,来抢!可惜,戴旭没有就这个问题展开,思考一下当一个民族的核心价值观只是一个钱字的时候,这个民族的命运和前途,这个民族在当下世界中的安危会是怎样的。不过,戴旭的担忧已经暗含了这个意思。


        这真是一个屌时代。官无廉官也就罢了,贪官几乎都好色,上面玩个嘴巴,底下玩个鸡巴。整天就这些屌事,还喊着崛起、复兴。掩耳可以盗铃,自欺岂能欺人?所以,外面的强盗都来了。一些学者还在意淫:那是我们的强大引起了人家的担心!自作多情痴人说梦到这样的程度,还说什么呢!


        在动物世界,捕食者在吃掉猎物时,有时会给对方注入一种神经毒素,以麻醉对方。自然界也有这种现象。当一个民族醉生梦死麻木不仁的时候,它的危险就来临了。戴旭的文章中,反复引用西奥多·罗斯福1899年告诫美国人的话:“我们决不能扮演中国的角色,要是我们重蹈中国的覆辙,自满自足,贪图自己疆域内的安宁享乐,渐渐地腐败堕落,对国外的事情毫无兴趣,沉溺于纸醉金迷之中,忘掉了奋发向上、苦干冒险的高尚生活,整天忙于满足我们肉体暂时的欲望,那么,毫无疑问,总有一天我们会突然发现中国今天已经发生的这一事实:畏惧战争、闭关锁国、贪图安宁享乐的民族,在其它好战,爱冒险的民族的进攻面前是肯定要最终衰败的”。


        今天的中国已经被彻底麻醉了。这是被肢解的前奏。整个社会系统的所有领域,几乎都被腐败的癌细胞扩散到了。教育系统、司法系统这些事关民族未来和国家公平底线的领域,也和其它地产、煤矿、计划等经济热门领域一样,一天天烂下去,看不到任何转好的迹象。内里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外边黑云压城,兵临城下。


        戴旭熟读历史,一定是感到了空前的紧迫,所以报告敌情的时候才格外焦急。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和台湾淡江大学的教官们都认为:戴旭是个尽职的、合格的军人。


        中国一旦被肢解会怎样?明年就是辛亥革命一百年。那可是中国解体的一个纪念日。中国从那时开始,进入全面的大内战,内战引来外敌,用尽最后的力气,打了三十多年。五千年来积累下的家当,基本上化为灰烬成为焦土。


        新中国就是在这个黑色的“零”上建立起来的。而大片的国土如蒙古,由于这次解体再没有回来,新疆和西藏,因为这次解体,引发民族仇杀,多少同胞在同室操戈中惨死他乡。中华民族遭遇了一次人口大消灭。


        我知道戴旭甘冒很多学者和官员的忌讳,逆耳说出中国将被解体的话,其心底的呼声是:历史不能再重复了!


        戴旭说,他非常喜欢旅居澳大利亚的华人雪珥先生写的《绝版甲午》,对其中描写的日本间谍“视死如归”的劲头,感慨系之。他说,这才是一个国家崛起时应该具备的精神面貌,虽为敌人,也不能不投上敬仰的一瞥。假如当年的中国人也是那样的,近代史怎么可能是现在这样的?戴旭对抗美援朝崇敬有加,认为那些志愿军的身上,就体现了一个年轻的、即将崛起的民族,锐不可当的英雄气概。在纪念中国空军成立六十周年的另外一篇文章中,他这样写道:“1840年,中国陆军在自己的国土上失去尊严,屡战屡败;50年后的1894年,一支新式海军全军覆没于并不在装备上占优势的对手,在自己的海域失去尊严;又是50年后的1951年,是新中国的空军,在异国的天空上赢得了中国军队和中华民族的尊严!年幼的新中国空军,在世界的东方,没有留下波澜壮阔的战役画卷,但却展现了一个民族叱咤风云的冲天豪气:几百个中华青年,操纵着飞翔的机关炮,把一百年来中国的耻辱,和列强的傲慢,打得粉碎!这是战争又不仅仅是普通的战争。这是整个民族的热血凝聚和激情迸发!”


        戴旭希望今天的中国人振作起来,在演讲中戴旭问道:19世纪初,美国刚刚崛起,他们的民族精神是什么样子的呢?他再次引用西奥多·罗斯福在演讲中的话说:“如果我们要成为真正伟大的民族,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在国际事务中起巨大的作用……如果我们不参与这种必须以生命和珍爱的一切去获取胜利的激烈竞争,那么比我们野蛮强大的民族将甩开我们,控制整个世界……只有通过艰苦危险的斗争,我们才能取得我们民族进步的目的。”


        有一次,戴旭在上海某单位演讲,底下坐了一位罗马俱乐部的学者,原北约某国的海军少将。他听不懂戴旭的话,但从戴旭急切的表情中,他感觉到这是一位热血军人,于是他随手写下:这是一个随时都可以为他的祖国献出一切的军人,他大声地试图唤醒他的同胞。


        但是,举国“娱乐至死”的喧嚣之中,谁听得进戴旭一个人的呐喊?

 

作者东风雨

写于2010年末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