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8年06月22日 15:05:44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要闻  >  国际专题  >  正文

别了,朴槿惠……

2018年03月14日 00:33:00 浏览:46439次 来源: 説三道四 供稿

来源:牛弹琴

        她曾经是大权在握的总统,韩国历史上第一个女总统,她也曾经万众仰慕,乃至在中国,她也不乏欣赏者。

        但一切都已成了往事。现在,被关了近一年的她,真要把牢底坐穿了。

        在经历多达100次的近乎凌辱式的审理之后,2月27日下午,韩国检方向法院提出了对朴槿惠的量刑建议:

 判30年的有期徒刑;

罚款118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7亿元)。

        罪名包括涉嫌受贿、滥用职权、强迫企业出资、泄露公务机密等,整整21项。

        这样的结果,其实在几个月前,朴槿惠就很清楚了。

        当时她哀叹:“接受审判的这六个月,我过得很痛苦。因为一个人难以想象的背叛,我的名誉和生活都毁了。”

        朴槿惠现年66岁。这意味其生命的终结时刻也必将与监狱为伴。

        在去年被弹劾下台前,朴槿惠几乎是声泪俱下道歉:我一直一心一意为国家和国民鞠躬尽瘁,从未追求私人利益,也未曾怀着任何私心。我希望大家能够相信,我是为了国家的利益,没有获取任何个人利益,但我没有管好人际关系,这是我的重大失误,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一切为时已晚。

        在法庭审判期间,朴槿惠与崔顺实同台受审,虽然两人之间就只隔了一个人,但两人表情异常冷漠,从头至尾,没有一个眼神的交流!

        人生实苦,碰上了这样的密友。

        她认为自己无罪,并谈到了韩国的政治文化,“希望那些打着法治旗号的政治报复,能在我这里结束。”

        反正你们爱怎么判就怎么判吧!

        哀莫大于心死,感觉朴槿惠的心,真的可能已经死了。

        一位网友说:从她身上,没有看到女总统的辉煌,只看到了一个女人的孤独和悲哀。

        身陷囹圄,这是一个女人的悲哀,却同样也是一位政治家的作茧自缚。

        这世上最阴晴不定,最冷酷无情的不是天气,而是政治

        得势时它可以将你举到最高的地方,受万人瞩目;失势时它又可以将你从万人瞩目的高台狠狠地摔下来,体无完肤。

        现代韩国开国至今,还没有一个总统能有善终,坐牢的坐牢,被调查的被调查,自杀的自杀。

        譬如,李承晚,现代韩国的第一位总统,也是我们抗美援朝中演大反派的人物,1961年朴正熙发动政变,他的独裁统治被推翻。李承晚最终流亡美国,1965年,这个缔造了现代韩国的人物,在夏威夷孤寂中离开人世。

        朴正熙,也就是朴槿惠的父亲,韩国经济崛起的“汉江奇迹”的主要缔造者。先是他的夫人被刺杀,朴槿惠失去了母亲。1979年,在一次宴会上,朴正熙斥责情报部长办事不力,后者愤怒将他刺杀。

        朴正熙之后,则是全斗焕和卢泰愚。全斗焕最后放弃独裁统治,开辟了韩国所谓现代民主制的道路,但他下台后仍被秋后算账,因犯叛国罪和贪污罪,被判处死刑,后改为终身监禁。

        卢泰愚虽是首位所谓民选总统,他的情况则跟陈水扁类似,民主化的推进带来的是贪腐横行,卢泰愚则带头上下其手、从中渔利,1996年他因为贪污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接下来是金泳三和金大中。金泳三儿子金贤哲,在执政时期被称作“小总统”。父亲在任内强力反腐,儿子则打着父亲的招牌日进斗金。最终,金贤哲锒铛入狱,金泳三名誉扫地,1998年在一片谴责声中离职。在去世前,悲愤的金泳三立下遗嘱:把个人财产全部捐献给社会,不留给任何子女。

        金大中是民主斗士,被称为“亚洲的曼德拉”,还因“阳光政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在他任内,三个儿子都因为涉嫌受贿或逃税被起诉或拘捕,这也是金大中“晚年最大的悲哀”。卸任总统之后,他多次感慨,总统期间的最大遗憾,就是没管教好自己的孩子。

        在韩国几任总统中,朴槿惠的前任李明博,目前也丑闻缠身,夫人女儿女婿都在接受调查。最惨烈的则是卢武铉,面对不依不饶的检察官和没完没了的调查,2009年选择了惨烈的跳崖自杀。

        你看他起高楼,你看他宴宾客,你看他楼塌了。

        一些人认为,韩国总统都没好下场,是青瓦台风水不好。

        但其实,不是青瓦台风水不好,还是自己的人心坏了。

        权力的诱惑,政治家们总企图更上一层楼。一旦登上总统宝座,即使想洁身自好,但周遭的亲属、朋友却往往打着总统的旗号,捞取各种好处;也自然有投机的商家,送来各种好处。

        偏偏又是在韩国,很多时候,检察官又格外强势,国民又有强烈的近乎偏执的反腐情结,最后结果,总统之路成了不归路。人人都知道总统得不到善终,但一个又一个政治家,还总是希望成为总统。

        对韩国检方来说,重判朴槿惠,则完全正当:她受国民委以重任,却将总统权力私人化,扰乱国家纲纪并破坏宪法价值,成为韩国宪政史上首位被弹劾罢免的总统,给韩国宪政史留下污点。

        这样的人,岂配当总统。崔顺实都能20年,朴槿惠30年怎么了?

        举目全球,能玩转政治的人不多,如普金。把政治玩砸的人却不在少数,如朴槿惠。

        曾要以身许国的朴槿惠还是没能把自己嫁给韩国。

 

        青瓦台,这个权力与政治的象征,这个属于韩国总统的府邸,与朴槿惠的一生有着千丝万缕的数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朴槿惠,她是前任韩国总统朴正熙的女儿,是大韩民国的公主。青瓦台是她的家,那里有父亲母亲,有身边人的万千宠爱,充满欢声笑语的儿时记忆都藏在那里。

        可是,她最为悲痛的记忆也留在了那里,父母先后遇刺身亡,她一身飘零离开了伤心之地,于是也有了后来那一本让人读起来至今都充满敬意的自传《绝望锻造了我》。

        世事无常,却又安排巧妙。经年之后的朴槿惠竟重新入主青瓦台,这次她不是需要宠爱的公主,而是要掌舵韩国的总统。

        曾经,她在演讲台上向韩国人民说,自己孑然一身,要以身许国,台下是她支持者的欢呼和雀跃。而今天她只能面壁而坐,细思自己的种种恶果……

        可能,青瓦台终究不属于朴槿惠,她只不过是一个过客,停留徘徊,也得最后离开,无论愿与不愿。

        这位东北亚诞生的第一位女国家元首,来的快,去的也快。留给大家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意想不到。

        有人说是闺蜜害了朴槿惠,真的是那样吗?

非也,非也!

        朴槿惠决定让萨德入韩就已经给自己判了“死刑”,闺蜜门的发酵只不过是让她提前结束总统任期。将自己置身于大国角力的最前沿,在强大的外部压力下国内的任何一个小问题都会产生极大的效应。

一招不慎,满盘皆输。

        上任伊始的朴槿惠便将中国作为首访之地,更是在中国反法西斯胜利阅兵仪式上受到了和普京一样最为高规格的待遇。

        中韩蜜月期,她可谓是风光无限。可是在朝鲜问题上她却压错了宝,她以为美国的先进武器可以给予韩国足够的国家安全,可是她错了。萨德入韩不仅没有带来安全,反而将自己推向了深渊。

        一个小小的韩国,怎么受得了中美俄三国的角力。朴槿惠亲手断送掉自己的政治生涯,那些闺蜜门,伟哥门,整容门,不过只是一个引爆点。

        “无论遭到多大考验,只要视真诚为人生道路上的灯塔,绝望也能锻炼我。”这是朴槿惠在清华大学演讲时说的一句话。

        历史会将所有的人都一笔带过,而朴槿惠却似一个错步向前的小丑,只能留下一个骂名,或者一声哀叹。

        中美俄三国杀还在上演,第二个朴槿惠的出现也不可避免,而那个想嫁给韩国的女人却必将被人们遗忘。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朴槿惠的政治生涯已经彻底的结束,那么萨德的末日还会远吗?

        这是朴槿惠的悲剧。如果不去争当这个总统,哪怕只是当个韩国家庭主妇,朴槿惠应该都能度过一个不错的晚年。但现在,一切都晚了,无儿无女,铁窗为伴,漫漫长夜。甚至,面对这样的羞辱,她会不会像卢武铉一样,选择一种刚烈的悲剧结果。

        朴槿惠,你从什么政啊?到底是权利的欲望还是救国心切呢?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