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8年06月22日 14:59:56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发明创造,都是在自由中发明创造出来的

2018年03月10日 00:00:00 浏览:42070次 来源:九零后声音 供稿

作者:许锡良

整理:思想之美

 

        世界著名数学大师陈省身先生在其《九十初度谈数学》一文中曾经说:“世界上最要紧的是自由。顶有出息的小孩,很少是父母管出来的。小孩有能力、有机会,自然能发展,你管凶了,那就糟了。我年轻时出来,家里向来都没管过,也没出过钱。”“真正的天才是自己蹦出来的。真正好的工作,第一流的工作,是一个人做出来的。一个人的创见是自己努力和灵感的结晶,很少是和一群人讨论的结果。有时候,一个人忽然一下子就有了一个很好的想法。你有了这个很好的想法,有时候不见得当时就知道,也许要等多少年之后,才发现这个方法的绝妙之处。” 

 

        这些话是一位数学大师最深切的体会,陈省身先生自己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与多数国人对数学的刻板印象相反,科学家们将数学称为“最接近上帝的学科”,可见钻研数学需要极高的天赋和灵感,很多数学大师都是非常幽默风趣、又富有激情和传奇的人物。
 

        由数学家们的切身体验,我们可以重新理解:为什么北宋的王安石会有《伤仲永》一文,为什么那样的一个天才最后会“泯然众人矣”?当然,王安石并没有认真分析这里的原因。他只是客观地记叙一个人物一个故事。其实,这里是可以找到科学根据的。但是,这样的告诫,这样的历史故事,在中国,总是不被重视,因此,类似的神童覆灭的故事,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在神州大地上。 

 

        三十多年前,为了大干快上,早出人才快出人才,中国科技大学在全国范围内招收了第一批少年天才,用专门哺养的办法,来培养这些天分特别高的孩子,可是不幸的是,现在看来,也几乎是全军覆灭了。如果不说全军覆灭,至少与当初的社会期望值相比,相差也实在是太大了,因为在这一批天才少年儿童中,没有一个成为学界领军式的人物。 

 

 

        “世界上最要紧的是自由。”陈省身先生的这句话,应该是最好的注释。人,特别是天才儿童,最重要的成长环境就是自由的环境。这也是世界一流大学,无不遵循“独立思想,自由精神”的大学精神传统的原因。因为,只有这样,学术才能够获得最大的发展,也只有这样,各种各类的人才,才能够真正得到充分的发展,才能够人才辈出。 

 

        一说到教育,中国式的传统教育总是越严越好,并且说什么严师出高徒。而所谓严师,在基础教育阶段就是“棍棒之下出孝子”原则,动辄体罚。在大学里,则被理解为严格控制,多方限制,让年青人动弹不得,没有主体意识,也没有自己的兴趣爱好。 

 

        当一个人失去自由与自主的时候,他就不可能作为一个有创造力的人,而只能够是一个工具性的人。人的本质是富有创造力的,但是一经化成工具人,他就不可能创造。 

 

        人处于创造状态是一种高峰体验状态,这种状态,就是一个处于学习的忘我境界,常常乐此不疲,乐以忘忧,废寝忘食。因此,要说在这样的状态是一种刻苦耐劳的状态是不客观的。一个人如果处于这样的学习状态,他的精神意志力会被降到最低限度,而一种愉悦的状态会得到充分的体验。 

 

        西方的教育常常强调一个人要有自己感兴趣的学习方向,有让自己痴迷的问题,其道理就在这里。有问题是前提,然后在围绕着这些问题,寻找资料,探索答案,找出一个所以然来。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有必要的引导,但是,却不能够随便干扰。因此,我们可以考察到,西方国家的学校,即使是小学,也不是像我们这样强调什么基础教育的基础性,而是激发学生提出问题,然后自己尝试着去解决这些问题。知识在问题面前才显得有价值。所学到的知识不一定要非常系统,但是,一定要在问题中产生。 

 

        所谓知识,只有在心中存在有需要解决的问题的时候所运用到的知识,才是活知识,才会在自己的生命中扎根,而且才会成为继续学习的动力。在这里那个知识即使被记住,也不是因为简单重复记忆与反复训练的结果,而是因为某一个问题恰巧运用到了这个知识。所有的知识,都有一个应用场合,而且所有的知识都是因为曾经有一个让人痴迷的问题需要解决,这个知识才被发现出来的。

 

 

        因此,与其把这些知识直接告诉学生,不如把发现知识后面的那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让学生自己去找出来。一个学生如果自己学会了主动提出有价值的问题,他所受的教育就是成功的。这样一来,就必须把时间还给学生自己,宽松自由的环境很重要。充足的资料,富有探索气氛的环境,教师的点化,激发孩子的好奇心与求知欲,就非常重要。人的求知欲是从得到满足的那一刻开始不断地被扩大的。

 

        人的天性中,有不断追问的本性,善于提问的人,问题越来越多,总有思考不完的问题。大脑的神经元随着这些问题与知识的接通,而产生类似核爆炸式的能量反应。人的大脑有无穷的潜力,但是,必须给予足够的时间与空间,给予涵养。

 

        西方的谚语早就说过:“闲暇出智慧”,一个人处于自由的悠闲自在的状态,最容易有思想智慧的火花的状态。这也是魏书生的训练术,在中国横行霸道,但是却始终走不进欧美这些国家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魏氏教育法与训练术,本身就是反教育的,甚至是反人性的。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发明创造,都是那些处于闲暇中的人发明创造出来的。天赋、兴趣、自由、自主、充足的睡眠、充足的营养,探索的氛围,这些才是让一个人心智大开,创造力源源不断的重要条件。达·芬奇、牛顿、爱迪生、爱因斯坦这些世界科学巨人,一生创造发明无数,其实他们就是十分懒散的人。他们的一生从来没有被计划过,也没有被什么教育工程培养过。从自由角度出发,就不难发现,钱学森的世纪难题的本质何在。

 

 

        如果一个社会本身就是被控制得死死的,那么,在评价教育的时候,自然也会用控制的有效性作为评价教育的业绩。一些所谓的名校,所谓的名师,所谓的辉煌教育业绩,其实都是用这个控制与剥夺自由的标准作为评价标准的。
 

        自由的概念被妖魔化,其目的就是要剥夺他人的自由与意志,而去服从他一个人的自由与意志。就中国而言,从传统规训术,到现代规训术,都是在以人的自然天性作对的。对此,我们还是听听德国大哲人康德的心声吧,他说他人生中最恐惧的事情,就是自己的行为要符合他人的意志,从而不得自由。这也是世界顶级思想巨人都视自由为生命的原因。

 

       回到开头,我们不难理解,数学大师陈省身先生为什么要把自由看成是世界上最要紧的事情。对于那些顶有出息的孩子,你要管得越少越好,因为只有那样,你才能够尽量给孩子身心以自由。自由,乃人的生命本性,是做富有创造力的主人,还是做工具化的人才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