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8年08月15日 01:07:33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最新资讯  >  正文

中美两国小学选班长:中国培养“告密者”,美国培养“领导者”

2018年02月01日 00:07:00 浏览:42925次 来源:海那边 供稿

 

 

班干部制度就是在培养汉奸

------

        写过《舒克和贝塔》、《魔方大厦》等著名童话的中国“童话大王”郑渊洁,遇到过一件这样的事情。

 

        他上小学的儿子跟他说,郑渊洁,我想当升旗手,因为我听到国歌的时候很感动,想流泪。

 

        他就找老师说,老师回答,你儿子不能当升旗手,因为他不是班干部。

 

        后来他再问儿子,现在升国旗还感动吗?儿子说不了,因为觉得那跟我没什么关系。

 

        于是郑渊洁就和这个班干部制度“结下梁子”,这些年来一直在呼吁“取消小学班干部竞选制度”,甚至说过一句很令人震惊、深思的话:“班干部制度就是在培养汉奸”。

 

 

         为什么这么说,郑渊洁列出了班干部制度和汉奸的几个共同点:

 

1.为强权效力;2.告密;3.奴役同胞。

 

 

         我们都是上过小学的人,郑渊洁说的话虽然有点夸张,但以我上学时经历的班干部竞选,感觉确实有相似之处。

 

看小小班干部如何作威作福

------

        和很多制度一样,中国的班干部制度也来自于苏联。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曾说,“班集体并不是单单聚集起来的一群人”,而是“由于目标的一致、行动的一致而结合起来的有一定组织纪律的统一体”。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苏联的学校里开始有了班长制度,班长可以对破坏纪律的学生实施惩罚,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养成学生的领导和服从的能力。

 

        如何才能当上班长和班干部呢?首先你得听话,听老师的话。其次你得学习成绩好,是个好学生。

 

        这两个是硬性指标,当然为了“当官”,这个“小官场”难免会有一些潜规则。比如跟老师“走动”一下,也能为班干部的竞选助力不少。

 

        湖北武汉一个小学曾经有过一场三个学生的班长竞选,被拍成了一部纪录片《请投我一票》,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和英联邦国家最佳纪录片奖。

 

        在这部纪录片里。真实地反映了中国学生为了当选班长用尽一切手段,包括互相揭发、舆论造势、甚至贿选的行为。这一群8岁左右的孩子,上演了一出“令人如坐针毡的政治戏剧”,令人不安的是他们说话的方式,一点没有孩子天真浪漫的语言,完全是“五道杠少年”般的官腔。

 

        陈丹青在观影后说:“现在的孩子从幼儿园开始,看电视里是这么说话的,爹妈也是差不多这样说话的,从小学到大学,周围环境不断让他这么说话,长大了,干脆不知道还有别的说话方式。我小时候生活在上海,街坊邻居全都不是这么说话的,他们说话又生动又朴素。可是现在孩子接触的既不生动又不朴素,全是电视的、课本的、开会的语言。”

 

        正如这部纪录片中的情景一样,现在很多学校的班干部不再是老师指派,而是通过全班竞选来产生的,但往往都是老师先指派几个候选人,再让同学投票。在拉票和投票上,孩子们又进一步了解了权力的运作——贿选。

 

        为了能得到更多的票数,候选人会请同学们吃饭、玩游戏等等,有的家长还亲自出动,在校门口帮孩子拉选票,给小评委送礼物或承诺当选后请客。

 

         当上了班干部,就有了对同学们颐指气使的权力。

 

          2015年,安徽蚌埠怀远县火星小学六年级一副班长小J,因被老师授予检查作业的权力,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向其他同学要钱,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不交就要被逼吃屎喝尿。这种事情并不是个案。

 

 

        正是这种权力让班干部们尝到了甜头,其中班长的权力最大,那么班长能收到的礼物也最多,其次是副班长,其次是纪律委员,卫生委员能收到的礼物就少了,虽然同时委员,但实际权力较小。

 

美国“班干部”培养“枭雄”

------

        郑渊洁说发达国家没有班干部制度,别的国家不清楚,在美国学校,确实找不到一个叫做“班长”的职位。

 

        想要当领袖,自己可以去组织社团。而这些也都是从学前班时为同学们提供扶门、领队、关灯等小小的服务开始。孩子们从中学会的不仅仅是秩序,更是“公共服务”的观念。

 

        在美国上一年之前,也需要上学前班,老师会给孩子们分配任务,有的是把门人,即孩子们列队进教室时把门打开,等全班进去后再关上;有的是领队,走在第一个引导全班进入教室,非常威风。可想而知,孩子们都想当领队,不想当把门人。

 

        不过,这些角色,从来是每个人轮流,绝对平等。目的是教育孩子,每个人都要给大家服务,对别人都应该尽责任。

 

        在美国,你听不到“高薪养廉”等等的说法,在整个教育中没有“官本位”的痕迹,“官”就是一种“公共服务”。当你承担了这样的服务时,关键时刻不是在一片“让领导先走”的呼声中夺门而出,而是给公众“扶门”。竞选任何公职,大家比的都是“服务精神”。

 

        在美国所有的学生社团中,惟一与中国的学生会和班干部有点相似的,只能是学生会。学生会的主要职能是组织学生活动,小至协调各个俱乐部、社团的项目,大至全校性的舞会、节日游行,再到学校的电台、电视台、报纸,都参与策划组织。

 

        理论上,它与各个社团并无隶属关系,各个社团并没有义务一定要听从学生自治会的号令,但因为学生会有更广泛的代表性,又与校方有更密切的联系渠道,掌握更多资源和人脉,各个社团倒还乐意配合它。

 

        不用说,想当学生会委员,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竞选。

 

        这种竞选有没有贿选呢?人心都是相同的,不要说美国的孩子就比中国高尚多少,为了当选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什么党派之争,什么利益权衡,什么党同伐异,什么拉帮结派,什么政客腔调,什么号召少数族裔醒过来开始抗争,就全都见识了一遍,培养的简直就是《纸牌屋》里“枭雄”。

 

 

        但费了那么大的力气竞选上学生会委员有什么好处呢?

 

        并不是像中国学校的干部那样拥有权力,而是一种个人的成就感,美国学生认为,学生会能锻炼人的能力,并且在申请大学的时候,学生会委员也是一种资历。而中国的孩子要当班干部只有极少数是为了锻炼自己的能力。

 

        这是中国教育与美国教育差别最大的地方,中国教育培养服从、听话、尊重权威,美国教育培养孩子的独立人格。

 

        而一个从小就被教育听话、服从的孩子,通常还会学会虚伪。

 

        今天在网络上骂“五道杠”,明天就在想,我怎么就不是个干部呢?而等他当班干部,就变本加厉地使用手上的权力。这样的孩子,等他们进入社会,又千方百计地去考公务员,追逐更大的权力。

 

        多年前那个对着镜头说长大想要当贪官的中国小女生,不过是另一种类型的“五道杠”,在她受到的教育里,权力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去追求的东西。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