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8年05月20日 22:04:07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事任免  >  中央  >  正文

房峰辉上将落马记

2018年01月19日 00:20:00 浏览:45284次 来源:读史明智4 供稿

        日前,经党中央批准,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原参谋长房峰辉,因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将军,多么响亮的称呼,多么令人羡慕的地位与荣耀,古往今来,能有几人成为将军?我国将衔的授予是来之不易的。特别是在当下和平年代,要想成为一个将军,更是难上加难。从一名普通战士升到将军着实不易,其他方面不说,最起码在能力上,至少是某一方面的绝对佼佼者;而在时间上,少说也得经过二三十年的磨砺才能从全国千万人中脱颖而出晋升为将军。

 

一、从小住土坯房

 

        公开资料显示,房峰辉是陕西省咸阳市彬县人,出生于1951年4月。当地人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房峰辉小时候和他的母亲曾住在县城里的东街村。不过,他生父并不姓房,而是姓马,是位老革命,是旬邑县(彬县和旬邑县相邻)人。他的母亲房林江也是旬邑县人。

         2018年1月11日,陕西省旬邑县赤道乡上官庄村的街道被白雪覆盖。房峰辉小时候曾在这里生活。(本刊记者李静涛/ 摄)

 

        《环球人物》记者在旬邑县实地探访发现,房峰辉的生父是旬邑县赤道乡上官庄村人马国选。村外有一处陵园,其中最大、最干净的一处墓地就是马国选之墓。墓地四周被柏树围着,墓边摆放着花圈,墓碑的背面清晰地刻着马国选的生平事迹:

 

        “生于1921年10月,1938年7月参加革命,1941年5月在陕甘宁边区新正县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新正县完小教员、校长,县委秘书、宣传部长。1947年11月于陕甘宁关中地委调动入伍,后任关中军分区秘书、三原军分区教导队协理员、咸阳军分区政治部组织科副科长、第一野战军西北军区干部队预备役科科长、武汉军区武昌高级军械技术学校干部处副处长。1957年6月被授予二级解放勋章。1957年8月转业后,任湖北省人事局科长、省文化局党委书记。1959年负责修建武汉军用飞机场,因劳累过度,积劳成疾,于1960年12月9日病逝于武昌。湖北省委、省政府隆重召开追悼会,给予高度评价。1961年春,安葬至原籍上官庄村。”墓碑由中共旬邑县委、旬邑县人民政府立于2008年清明节。

 

        碑文上的事迹,村里老人都能说上几句。他们都还记得房峰辉的原名:马咸阳。听到房峰辉落马的消息,他们都不敢相信:“村里娃子都说他出事了,我们觉得简直是胡说八道。他爸爸那么好的一个人。”马国选一心扑在武汉的工作上,马咸阳出生后与母亲生活在上官庄村。只可惜马国选在39岁就去世了,后来房林江带着正上小学的马咸阳改嫁到旬邑县城。据他的小学同学回忆,马咸阳性格开朗,爱运动。

 

        上小学高年级时,母亲又改嫁到彬县东街村,马咸阳跟着母亲到彬县上学,并且跟了母姓“房”,名字也改为“峰辉”。后来,房林江当上了彬县印刷厂的厂长。这家工厂多年前已倒闭,现在原址只剩下一些旧厂房。

        现在,彬县东街村的年轻人大多不知道房峰辉是谁。有几位上了年纪的人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房峰辉就是在东街村长大的,住土坯房。小时候在县城里的小学读书,学习成绩还不错,挺聪明的一个人。”

 

二、曾是最年轻的大军区司令

 

        1968年2月,还不到17岁的房峰辉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那个年代,当兵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在当地人眼里甚至比上大学还光荣。入伍后,他长期在新疆地区服役,先后担任过作训参谋、团参谋长、师参谋长、新疆军区副参谋长等职务。在基层的经历中,房峰辉大部分时间干的是参谋工作。

 

 

       在入伍整整30年后,房峰辉于1998年晋升少将军衔,1999年成为兰州军区第21集团军军长。这是他军旅生涯的一个转折点,此后4年多集团军军长职务的历练,丰富了他从全局角度指挥带领部队的经验。

 

        在担任第21集团军军长时,《解放军报》曾报道说房峰辉是个电子发烧友,坚持订阅《无线电》杂志20多年,后来又订阅了《电脑世界》。据说,他最大的乐趣就是钻进电脑房,研究开发军事指挥的新软件,曾在《国防》杂志发表文章《信息化条件下民兵配合部队应急作战问题研究》,还主编过《科技练兵的聚集点》一书。

 

        2003年12月,房峰辉从大西北来到东南沿海地区,从第21集团军所属的兰州军区,跨大区担任广州军区参谋长,成为大军区的副职将领。在广州军区,他遇到了工作上的搭档张阳。张阳于第二年担任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两人搭班共事3年时间。

 

         2005年,房峰辉晋升中将军衔。两年后,年仅56岁的他接替到龄退役的朱启上将,成为原北京军区的第十二位司令员,是“文革”结束后历任北京军区司令员中最年轻的,也是当时七大军区司令员中最年轻的。随后,张阳也晋升大军区正职,担任广州军区政治委员、军区党委书记。

        两人同龄,同一个班子里出来,又几乎同时得到提拔,在当时颇受关注。

 

 

        对于房峰辉来说,2009年担任国庆60周年阅兵的总指挥是一项非常特殊的任务。当时,他罕见地接受了记者采访,介绍阅兵的筹备情况、特色亮点,也结合自身经历讲述了解放军装备的发展轨迹。

 

 

        2010年7月19日,中央军委在北京八一大楼隆重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包括张阳、房峰辉在内的11位高级军官被晋升为上将,这也是晋升人数最多的一年。而那一年,房峰辉59岁,张阳更是才58岁,也是从那一年开始,新晋上将中“50后”不再是独苗。可见,房、张二人绝对算得上是上将中的“青壮派”了。

 

        相比于政界“50后”省部级官员已陆续到达退休年龄不同,上将的晋升则需要较长时间,可能“50后”才是刚刚开始。正常情况下,从少尉到大校,按4年一次晋升的话需要要24年(在这不包括提前晋职晋衔),而到了大校以上的军衔晋级,则为选升。以军官所任职务、德才表现和对国防建设的贡献为依据。一般要10至15年左右,也有更短或更长的情况。但是,并不是人人都能跨过那条鸿沟的,无数的人的军旅生涯都是到大校为止,可谓是真正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2012年,解放军四总部进行重大人事调整,房峰辉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张阳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他们又重新回到一个班子中,分别执掌总参谋部、总政治部。

 

        房峰辉上任两年后,总参谋部领导班子来了一个新人——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出任副总参谋长,成为房峰辉的副手。又过了两年,王建平因涉嫌受贿犯罪被调查。

 

        2016年1月,军委机关调整组建任务基本完成,军委机关由原来的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等4个总部,改为7个部(厅)、3个委员会、 5个直属机构共15个职能部门,房峰辉担任新组建的联合参谋部首任参谋长,张阳则担任首任政治工作部主任。

 

        如今,张阳和房峰辉几乎同时落马。军中知情人士告诉《环球人物》记者,两人应该是2017年同一天在各自家中接受调查的。

 

 

        党的十九大期间,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党的十八大以来,共立案审查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其中十八届中央委员、候补委员43人。当时,《环球人物》记者在现场核对了一下,已公布的落马中央委员有18人、候补委员17人,合计只有35人。现在,加上张阳、房峰辉为37人,仍有6名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在接受调查,但尚未公布消息。军中知情人士告诉《环球人物》记者,这当中有相当比例的人是军队的。

 

三、肃清郭徐流毒影响的重要举措

 

        根据有关部门公开的信息,张阳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而房峰辉目前的状态是“因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被移送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其涉嫌罪名比张阳少了一项“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

 

 

        房峰辉的问题,重点在行贿、受贿犯罪。人们普遍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房峰辉早年已身居高位,还需要向谁行贿?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能从2018年1月10日的《解放军报》评论员文章中找到线索:“对房峰辉涉嫌行贿、受贿犯罪进行依法处理,是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房峰辉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1集团军军长时,郭伯雄时任兰州军区司令员,两人是长官部属的关系,由于房峰辉与郭伯雄祖籍同为陕西咸阳,所以房峰辉甚至更是称呼郭伯雄为“姐夫”。到了2003年,房峰辉还曾与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郭伯雄一起来到北京市昌平区百善镇百善村参加义务植树劳动,可见两人的关系颇为密切。

 

 

        一位转业军官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房峰辉落马的消息公布后,朋友圈里当即就有战友作了一首题为《问将军》的诗:

 

        “从昨天十九点二十五分,到今天清晨五点零分,一夜未眠,原因就是昨天晚间那条新闻。上将总参谋长房逢辉,行贿、受贿走进牢房的大门。心疼啊我的国,心痛啊我的军,这是什么样的同一批掌门人。铁一样的军队,铁一样的部门,司政后,曾经是中国人民心中的旗帜!

 

        现在沦落到,总政主任投环自尽,总后谷俊山只剩贪心,辕门帅府徐才厚、郭伯雄,用罪恶塑造了自己的金身。同一时期,工人用下岗买断了工龄,他们用晋升买断了将军。问孙武问孙膑,问白起问韩信,问武穆问伯温,是谁让军队学会了经商,是谁培养将军更像商人?

 

气温正低,寒风正紧,我听到国外的印钞机正在哗哗做响。美钞,即将敲响江山的大门。拭目望长城大声问:还有没有一位,不会唱歌,不懂挣钱,只会捍卫党,保卫国,心中装人民,铁骨铮铮的将军!”

 

 

         这名转业军官说:“可见军官士兵对郭伯雄、徐才厚和房峰辉、张阳这些人沆瀣一气的强烈不满。房峰辉行贿,向谁行贿?当然是向权力比他更大、位置比他更高、能提拔他的人行贿。他行贿的钱从哪里来?受贿来的,谁送钱给他他就提拔谁。上行下效,层层败坏军队风气。在郭、徐把持军队的时期,军队上某些单位,这种交易已经达到明码标价的程度。好在十八大以来,中央掀起反腐风暴,毫不留情铲除军中害群之马,正风肃纪大快人心,真的是挽救了军队挽救了党和国家!”

 

 

        讽刺的是,行贿受贿的房峰辉,2002年还在《解放军报》上发表文章说:“我国古兵法中提出:‘无日不治兵,无时不备战。我有虑败之道,而后可以自存。’”一个高级将领忙于行贿、受贿之时,恐怕早就把治兵、备战抛在了脑后。

 

        从十九大闭幕到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召开,短短两个多月,落马“老虎”已有7人。5个省部级“老虎”,再加上张阳、房峰辉两个“军老虎”落马,传递出一个清晰的信号:无论在地方还是在军队,反腐一直在路上,没有人进得了“保险箱”,没有人拥有“保鲜膜”。

 

 

        早在2013年7月的中央军委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主席就说:“军委的同志身居高位,全军官兵在看着我们,广大人民群众在看着我们。为人是否正派?做事是否干净?这是事关党和军队形象的大问题。我们要清廉自律,坚决不搞特殊化,坚决不搞特权,坚决不搞不正之风,坚决不搞腐败。只有给全军作出表率了,我们抓全军作风建设才有底气。自己不检点,不清爽,不干净,让人家在背后指指点点的,怎么去要求人家啊?没法说,说了也没用啊!”

 

         古有徙木立信,惩治军内腐败,就是最好的立信之木。

 

         不论之前为国家做过多大贡献,只要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党和国家就绝不姑息!

 

作者:《环球人物》赴陕西特派记者李静涛,《环球人物》记者田亮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