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8年08月17日 01:21:07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传媒  >  传媒观点  >  正文

人民网:关于取消干部待遇终身制的看法与建议

2018年01月05日 00:54:00 浏览:40996次 来源: 政治的人生 供稿

本文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

文/ 许耀桐

        目前的干部管理工作从大类划分来说,分为在职干部管理和离、退休干部管理。现在稍大一些的单位,没有哪个不设“离、退休干部办公室”(或称“老干部处”、“老干部局”)。一些老的、大的单位,“离、退休办”管理的离、退休干部,少则几百、多则上千,甚至超过了在职干部。如何做好老干部的管理工作,很大部分涉及到敏感的福利、待遇问题。这里,就最近有关取消干部待遇终身制的热门话题,谈谈本人的看法、建议。

  1.要从历史的角度分析干部待遇终身制,分别情况,区别对待。我国现存的干部待遇终身制不是谁任意制定的,它是基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供给制的原因而形成的。战争年代,由于处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物质生活异常困难.干部还不可能实行工资制和福利制,只能实行供给制。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井冈山的红军从军长到伙夫,除粮食外一律吃五分钱的伙食,而地方县、区以上政府工作人员的伙食费一般都还低于红军的标准,乡以下工作人员则自带伙食,不由公家开支。在以后抗日战争的边区和解放战争的解放区,情况比苏区好一些,干部的供给中有实物津贴和一些保健待遇等。但总的看,供给制下的干部生活是非常清苦的。应该说,对老干部而言,比起他们对革命的贡献,过去是“欠债”的,现在要讲历史公平观,以实行待遇终身制加以“偿还”。解放后,政务院曾于1950年1月20日制定了统一的工资标准,对所有国家公职人员实行25级工资制。因此,对于解放后新参加工作的干部来说,已不存在上述“欠债”情况,他们不应该跟着享受干部待遇终身制。笔者认为,时下谈论干部待遇终身制,首先必须明确这样的前提界限:对于解放后参加工作的新干部即退休干部来说应考虑予以废除;而对于解放前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即离休干部来说则只作部分调整,对其享有终身待遇的方式进行适当的改革、变换。

  2.要把取消干部待遇终身制提到议事日程,认真研究,妥善处理。如果说在计划经济时代,干部待遇终身制还不成其问题的话,那么,在进入市场经济时代后,继续普遍地维持干部待遇终身制就不再是合理的了。现存的干部待遇终身制,已经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从经济上说,它加重了国家的财政开支和纳税人的负担,既增加了政府的行政成本,又把钱花到了不该花的地方;从政治上说,它颠覆了干部是人民公仆的认知心理,破坏了政府应保有的廉价公平的形象,还易于被媒体说事,引发民怨;从文化上说,它助长了几千年“官本位”的思想,滋生有害的“万般皆下品,惟有为官高;一旦作了官,终身有福享”的“官念”,不利于克服“官崇拜”的不良风气。因此,当人大代表提案、社会舆论传媒把这个问题“捅”出来后,应该说这是一件幸事,应视为促进政治文明发展的一个契机。对此,党和政府负责制定政策的部门,千万不能失语,置之不理。笔者认为,解决干部待遇终身制固然不能草率行事,以防欲速不达,但有关部门至少要有所表态,表明重视这个问题,把它纳入了议事日程。党政负责制定政策的部门应立即组织人员,启动这一研究课题,经过一段时间的充分准备,拿出妥善的解决方案和配套措施。相反,如果没有任何反应,拖着不办,势必有弗民意,造成积弊更深。

  3.调整干部终身待遇要遵循市场经济规律,走市场化道路,使国家和个人双赢。在干部待遇终身制中,专车使用是很大的一项公共财政支出。购置一辆公车,动则二、三十万元,加上每年费用的累计,不下几十万,无怪乎老百姓把官员的“坐骑”比喻为“屁股底下一座楼”。如果不算买车的钱,单算日常开销,也有人估算过,为一名干部专门养一辆车、雇一个专职司机,广本、别克、帕萨特的,一年怎么也得花费4万元,而奥迪则需6万元。如果改为乘坐出租车,即使把这些钱全给离休老干部作车费补贴,国家也会省下不少钱,这样于国家和于个人都有利。专车在经济上是十分不经济的,它只是给予离休老干部在身份、地位上的“自豪”和出行时随叫随到的“方便”。但是,如果考虑到这样的“自豪”、“方便”是建立在耗费过多的公家开销的基础上,我相信任何一位离休老干部,都会感到不“自豪”、不“方便”的。况且,就随叫随到的“方便”而言,现在都市的出租车业越来越发达,电话约车同样快捷。

  4.调整干部终身待遇要本着构建和谐社会的原则,体现干群平等,团结一致。在干部待遇终身制中,医疗和保健费用由政府埋单,是又一大项公共财政支出。据有关报道,政府每年投入的医疗费的80%是仅为850万党政干部所享受,全国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干部病房,到处设置的干部修养所、度假村,一年开支也高达500亿元。在这些令人咋舌的数字里面无疑包含了只向离休老干部开放的某些高干医院、高干病房以及干休所的费用。笔者认为,我们当然要保留离休老干部医诊和疗养的终身待遇条件,但设立专门的机构和场所就没有必要了。为什么离休老干部一定要和普通老百姓看病的医院、娱乐休憩的公园隔离开来?难道说只有在高干医院、高干病房以及特殊的干休所才算享受到规定的待遇?英国是实行全民医保的国家,在英国,只要是一位合法的居民或是有合法身份的外籍人士,就完全不用担心医疗费用。始于1948年的英国国民医疗保健系统(NHS),为全民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包括急诊等。该体制的基本原则就是让所有的人不论收入和地位,都享有统一标准的医疗服务。英国的全民医保制度并没有为达官贵人开设特殊病房,尽管国家已经很富有。而官员若是搞特殊化,是要遭到抨击的。如果想要得到特殊照顾,你尽可以自己花钱加入私人保险计划,到私人医院就诊,谁也不会干涉过问。我们国家正在构建和谐社会,逐步实现公平正义,我们现在还达不到英国的全民医保水平,我们也要维护老干部的应有利益,但在这样的过程中,重要的是要逐渐缩小干部和老百姓之间的差距,而不是扩大。

  5.取消干部待遇终身制是一个系统工程,要以改革现职干部的一些待遇与之衔接。干部所享受的终身待遇,往往是在干部担任现职时就开始形成,尤其是高级干部,每获晋升后待遇及时跟进、水平不断提高,及至退休时,原来享受什么待遇的自然而然地就顺延下来。有文章指出,一名新的部级官员的任命,意味着财政立马要拿出150万,按标准给他配办公室、配秘书、配车、配住房等。因此,要破除干部待遇终身制,必须从改革现职干部的一些待遇做起,以便衔接适应。否则到退休时,一下子待遇全没了,阻力会是很大的。以现职干部的公车和住房为例,公车只应为少数不多的领导人专设,还有的就是可以把已有的公车作统一调度,集中用于公务活动;至于其他干部日常的上下班和公务用车,则发给车费补贴供自行解决交通工具或自己购车;1990年代以来流行的一句话就是,干部应重新学会“走路”――开车。给干部配住房,也应该停止了。在西方国家,美国只给总统提供白宫住宅;英国的唐宁街10号和11号也只是作为首相和财政大臣的官邸;任期结束即收回,转给下一位当选者使用。其余的官员则自行解决住房,国家一概不管,也管不起。这些做法,值得借鉴,我国现在可以通过住房公积金和补贴的方法,使干部自己贷款买房或租房。

  原为《学习时报》约稿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