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8年08月15日 01:08:32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华人库  >  正文

西方称他是“中国最强者”,中国教科书却说他是“历史罪人”,只因这个男人太传奇!

2017年12月04日 00:00:00 浏览:42785次 来源:政商内参精读 供稿

来源:新财迷  文|小喷菇

 

今天的主人公阅历十分复杂,

在历史教科书中,他是一个反面角色。

 

近些年,网络上对他的评价却日趋正面

有的还带了一些传奇色彩。

 

他是中国第一个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男人,

他是一度被视为最有希望统一中国的军政大佬。

 

他的才情学识、人品格调、武功战绩,

在多如牛毛的大小军阀中,属一流人物

 

他就是——

 

 

吴佩孚(1874年4月22日--1939年12月4日),

字子玉,山东蓬莱人。

民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家爱国者

中国国民革命军一级上将

 

今天,小编和大家一起多角度重读吴佩孚。

 

1、“中国最强者”

 

        1924年9月8曰那期的《时代》周刊,封面人物吴佩孚,下面的小字说明为:“General Wu”(吴总司令)和“Biggest  man in china”(中国最强者)两行说明。

 

         可能有人会有疑问,为什么在那个人才辈出的年代,吴佩孚会成为中国登上《时代》周刊的第一人?

 

        当然是因为吴佩孚强。在1924年北洋军阀第二次直奉大战前,吴佩孚可谓中国内战的“常胜将军”。

 

        且看吴佩孚部分战绩:

 

1916年,护国战争。

吴佩孚已经升为旅长,他跟着曹锟和蔡锷大战,把蔡锷从泸州城下逼退。战后吴佩孚升师长。

 

1917年,讨伐辫子军。

吴佩孚时任旅长率领讨逆军,讨伐企图复辟的辫子军,大胜,为再造共和贡献了力量。

 

1918年,三战三捷。

吴佩孚率北洋王牌第三师,与南方湘桂联军、湖北部分军阀作战,拔襄阳,后长驱直入,取岳阳,克长沙,陷衡阳,令两广震惊。两广军阀坐立不安,争相向吴讨好。

 

1919年,五四运动。

吴佩孚领衔一场激烈的电报战,攻击政府,反对卖国,支持学生运动。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吴佩孚大获全胜。当时的吴佩孚是风云人物,被喻为“爱国将军”。

 

1920年,直皖战争。

在北京附近爆发,吴佩孚率领直军与段琪瑞率领的皖军直接对决。仅三天,吴氏便摧毁了段琪瑞苦心经营三年多的边防军。

 

        吴佩孚打仗时,调兵遣将,不慌不忙。对战场节奏把握很准,防守或者进攻的的时机掌握的炉火纯青,以至于每战必胜。北洋老将们都叫他“吴小鬼”。

 

2、“三不大帅”

 

        在最鼎盛期,吴的势力几乎控制了大半个中国,如果不是冯玉祥阵前倒戈,他或许就真能统一中国了。

 

        但就是这样的权势,在那样的乱世里,他却活的如同一株莲花,清洁自好。

 

        他一身不嫖、不赌、不抽大烟,同样也不允许自己的部队做这些。

 

        这大概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的部队,一度曾是最有战斗力的部队。

 

        吴佩孚有个“三不主义”——不爱财,不纳妾,不入租界。

 

        但中间有所变故,原来吴佩孚与原配李夫人两情甚笃,但始终未育。在其母吴太夫人的一手安排下,吴佩孚又娶张氏力侧室。(吴佩孚和4个夫人的故事很精彩,想看的迷友可以留言哦,下次写。)

 

        因而以后的“三不”便成了“不爱财,不怕死,不入租界”。

 

不爱财。

 

吴佩孚自比关羽、岳飞,对贪官污吏向来痛恨,虽出身农家,但一生不置产、不贪污、不索贿、不受贿,廉洁自律。

 

吴佩孚一生衣食俭朴,吃面食、米饭,每餐只喝少许山东黄酒或绍兴酒。

 

1924年,从英国留学归国的钱昌照,曾记述与吴佩孚初次见面的情景:吴穿着布衣布鞋,白薯屑落了一身,招呼钱一起吃烤白薯,还大谈自己的做人哲学。

 

不怕死、不入租界。

 

1924年直奉战败,有人建议他入天津租界避难,他厉声骂道:

 

——堂堂军人,托庇外人,有伤国体,乌可为者!

 

被蒋介石的北伐部队打败后,日本人请他到日本去,他坚决拒绝:

 

——我连租界都不肯入,怎么可能去日本?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后,日本人看上了当时已经落难的吴佩孚,想请他出山。

 

吴佩孚说:请我出山可以,你们先全部退兵出中国。

 

3、学者军阀

 

        军阀这个词,在历史教科书上,它一定是反动的、大老粗。

 

        就民国这段军阀辈出的历史而言,军阀中的坏人确实不少,如张宗昌,石友三之流——吴佩孚确是另类。

 

        吴佩孚以秀才出身而成军阀,上马提枪,下马呤诗,诗词字画,均是一流才情。

 

        史上有两首最激昂悲壮的《满江红》,一首是岳飞写的,另一首就是一生以岳飞为偶像的吴佩孚写的《满江红 登蓬莱阁》。词云:

北望满洲,渤海中,风涛大作。想当年,黑吉辽沈,人民安乐。

长白山前设藩篱,黑龙江畔列城郭,到如今,倭寇任纵横,风云恶。

甲午役,土地削;甲辰役,主权堕!叹江山如故,夷族错落。

何日奉命提锐旅,一战恢复旧山河,却归来,永作蓬山游,念弥陀!

        这一首《满江红 登蓬莱阁》写成后,吴令全军传唱,既是他部队的军歌,又是他部队的思想教育素材。

 

         日本人听了自然不爽,有一日本记者到洛阳采访他,曾当面质疑他:

         ——你词名为登蓬莱阁,可登上蓬莱阁根本望不见长白山啊?

        吴正色回答道:

——我心眼通灵,岂止是长白山,你们日本的富士山,我也能望得见!

         一句话,怼到日本人无话可说。

 

        他诗词一流,九一八后曾写诗云:

        国耻传来空有恨,百战愧无国际功。

        无泪落时人落泪,歌声高处哭声高。

        歌声高处哭声高——真是让人泪奔的句子啊。

 

        日本全面侵华后,他屈居北平,以读书度日,竟然做起了注解《春秋》、《左传》的事来。

 

 

········································

 

        中国很多史学家评论历史人物,往往容易步入脸谱化、极端化的误区,似乎每个历史人物都应是“非忠即奸”、“非善即恶”的,或者“成即王,败则寇”的,这明显不符合辩证的唯物主义史观。

 

        其实,人性是复杂的,多变的,人情是丰富的,多彩的。以黑白两种简单的色调,去勾勒绚丽多彩、复杂多变的人物,毫无疑问会有失偏颇,甚至得出可笑、可悲的谬论。

 

        或许因为其镇压过京汉铁路大罢工,杀害过施洋、林祥谦而站在无产阶级对立面;

 

        或许因为其在国民北伐军进攻武汉时,做过誓死抵抗,令北伐军因此付出沉重代价。

 

        吴佩孚被定义为历史罪人,永受后世唾骂。

 

        但是——

 

        他是第一个发表通电抨击政府,号召国民支持五四爱国运动的人;

 

        他是北洋军阀中少数不多见的“不蓄私产,不抽鸦片,失败不逃入租界,不投靠外敌以图东山再起”的人;

 

        他是凭借自己个人影响力,反对故宫拆迁建国会,从而完整保存中华民族文化瑰宝的人;

 

        他是“终生誓死与日本斗争,最后因不愿投降为汉奸而被日本谋杀”的人;

 

        每个人心中,有不同的理解。你,怎么看待吴佩孚这个人呢?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