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7年10月19日 00:27:32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华人库  >  正文

毛主席与王海容的几次谈话发人深省

2017年09月29日 00:28:00 浏览:45186次 来源:毛ze泽东领袖 供稿

毛主席与王海容的谈话·1964(修订)

 

  “外交部原副部长、毛主席的英文女翻译王海容,9月9日在北京医院病逝,终年79岁。巧合的是,9月9日又是毛泽东的忌日。”王海容去世的消息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

  上个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只要翻开报纸,打开电视,就能看到王海容参加国事活动的消息,以及陪同毛泽东主席接见外宾的身影。人们把王海容、唐闻生、齐宗华、罗旭和章含之称为中国外交界的“五朵金花”。在这“五朵金花”之中,由于王海容、唐闻生的特殊身世,成为两朵最引人注目的“金花”。

 

(1964年-1965年)

 

谈话之一

 

     王:我们学校的阶级斗争很尖锐,听说发现了反动标语,还有用英语写的。就在我们英语系的黑板上。

 

  毛:他写的是什么反动标语。

 

  王:我就知道一条,蒋万岁。

 

  毛:英语怎么讲?

 

  王:Long live Chiang。

 

  毛:还写了什么?

 

  王:别的我不晓得,我就知道这一条,章会娴(章上剑之女)告诉我的。

 

  毛:好吗!让他多写一些贴在外面,让大家看一看,他杀人不杀人?

 

  王:不知道杀人不杀人。如果查出来,我看要开除他,让他去劳动改造。

 

  毛:啊,只要他不杀人,不要开除他,也不要让他去劳动改造。让他留在学校里,继续学习。你们可以开一个会,让他讲一讲蒋介石为什么好,蒋介石又作了哪些好事?你们也可以讲一讲蒋介石为什么不好。你们学校有多少人?

 

  王:大概有三千人,其中包括教职员工。

 

  毛:你们三千人中间最好有七、八个蒋介石分子。

 

  王:出一个就不得了,还要出七、八个,那还了得!

 

  毛:我看你这个人哪,看到一张反动标语就紧张了。

 

  王:为什么要七、八个呢?

 

  毛:多几个就可以树立对立面,可以作反面教员,只要他不杀人。

 

  王:我们学校贯彻了阶级路线,这次招生,百分之七十都是工人和贫下中农子弟,其他都是干部子弟和烈属子弟等。

 

  毛:你们这个班有多少工农子弟?

 

  王: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个干部子弟,其他都是工人、贫下中农子弟。他们表现很好,我向他们学到了很多东西。

 

  毛:他们和你的关系好不好?他们喜不喜欢和你接近?

 

  王:我认为,我们关系还不错,我跟他们合得来,他们也跟我合得来。

 

  毛:这样就好。

 

  王:我们班有个革干子弟,表现可不好了。上课不用心听讲,下课也不练习,专看小说。有时在宿舍里睡觉,星期六下午开会有时也不参加,星期天也不按时返校。有时星期天晚上,我们班或级里开会,他也不到,大家对他都有意见。

 

  毛:你们教员允许你们上课打瞌睡,看小说吗?

 

  王:不允许。

 

  毛:要允许学生上课看小说,要允许学生上课打瞌睡,要爱护学生身体。教员要少讲,要让学生多看。我看你讲的这个学生,将来可能有所作为。他就敢星期六不参加会,也敢星期日不按时返校。回去以后,你告诉这个学生,八、九点钟回校还太早,可以十一、十二点再回去。谁让你们星期日晚上开会嘛!

 

  王:原来我在师范学院时,星期天晚上一般不能用来开会的。星期天晚上的时间一般都归同学自己利用。有一次我们开支委会,几个干部商量好,准备在一个星期天晚上过组织生活,结果很多团员反对。有的团员还去和政治辅导员提出来:星期天晚上是我们自己利用的时间,晚上我们回不来。后来政治辅导员接受了团员的意见,要我们改期开会。

 

  毛:这个政治辅导员做得对。

 

  王:我们这里尽占星期日的晚上开会,不是班会就是支委会,要不就是级里开会,要不就是党课小组学习。这学期从开学到我出来为止,我计算一下只有一个星期天晚上没开会。

 

  毛:回去以后你带头造反。星期天你不要回去,开会就是不去。

 

  王:我不敢,这是学校的制度规定的,星期日一定要回校,否则别人会说我破坏学校制度。

 

  毛:什么制度不制度,管他那一套,就是不回去,你说:我就是破坏学校制度。

 

  王:这样做不行,会挨批评的。

 

  毛:我看你这个人将来没有什么大作为。你怕人家说你破坏制度,又怕挨批评,又怕记过,又怕开除,又怕入不了党。有什么好怕的,最多就是开除。学校应该允许学生造反。回去带头造反!

 

  王:人家会说我:主席的亲戚还不听主席的话,带头破坏学校制度。人家会说我骄傲自满,无组织无纪律。

 

  毛:你这个人哪,又怕人家批评你骄傲自满,又怕人家说你无组织无纪律,你怕什么呢?你说正因为我是主席的亲戚,我才听他的话。正因为我听了他的话,我才造反的。我看你说的那个学生,将来可能比你有所作为。他就敢不服从你们学校的制度。我看你们这些人都是一些形而上学。

 

毛泽东与王季范家人
 

 

谈话之二

 

 

  王:现在都不准看古典作品。我们班上那个干部子弟他尽看古典作品。大家忙着练习英语,他却看《红楼梦》,我们同学对他看《红楼梦》都有意见。

 

  毛:你读过《红楼梦》没有?

 

  王:读过。

 

  毛:你喜欢《红楼梦》中哪个人物?

 

  王:谁也不喜欢。

 

  毛:《红楼梦》可以读,是一部好书。读《红楼梦》不是读故事,而是读历史。这是一部历史小说,作者的语言是古典小说中最好的一部。你看曹雪芹把那个凤姐写活了。凤姐这个人物写得很好,要你就写不出来。你要不读一点《红楼梦》,你怎么知道什么叫封建社会?读《红楼梦》要了解四句话:“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贾家),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王家)。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薛家)。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史家)。”这四句话是读《红楼梦》的一个提纲。

 

  杜甫的一个《北征》你读过没有?

 

  王:没读过。

 

  毛:在《唐诗别裁》上。(毛把书拿出来,把《北征》翻出来要王阅读)。

 

  王:读这首诗要注意什么问题?要先打点预防针才不会受影响。

 

  毛:你这个人尽是形而上学,要打什么预防针喽?不要打!要受点影响才好,要钻进去,深入角色,然后再爬出来。这首诗熟读就行了,不一定要背下来。你们学校要不要你们读圣经或佛经?

 

  王:不读,要读这些东西干什么?

 

  毛:要做翻译又不读圣经、佛经,这怎么行呢?你读过《聊斋》吗?

 

  王:没有。

 

  毛:《聊斋》可以读,写得好。《聊斋》写的那些狐狸精可善良啦!帮助人可主动啦!

 

  “知识分子”英文怎么讲?

 

  王:不知道!

 

  毛:我看你这个人,学习半天英文,自己又是知识分子,还不会讲“知识分子”这个词。

 

  王:让我翻一下《汉英词典》。

 

  毛:你翻翻看,有没有这个词。

 

  王:糟糕,你这本《汉英字典》上没这个词,只有“知识”这个词,没有“知识分子”。

 

  毛:等我看一看。(王把字典给毛)只有“知识”没有“知识分子”。这本《汉英字典》没有用,很多词都没有。回去后要你们学校编一部质量好的《汉英词典》,把新的政治词汇都编进去,最好举例说明每个词的用法。

 

  王:我们学校怎么能编字典呢?又没时间又没人,怎么编呢?

 

  毛:你们学校这么多教员和学生,还怕编不出一本字典来?这个字典应该由你们来编。

 

  王:好,回去后我把这个意见向学校领导反映一下,我想我们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谈话之三

 

  (接见外宾以后)

 

  王:外宾跟你讲英语,你能不能听懂?

 

  毛:我听不懂,他们讲得太快。

 

  王:那你接见时讲不讲英语呢?

 

  毛:我不讲。

 

  王:你又不讲又不听,那你学英语作什么?

 

  毛:我学英语是为了研究语言,用英文和汉文做比较,如果有机会还准备学点日文。

 

谈话之四

 

 

  (毛让王海容读文天祥诗《过零丁洋》)

 

  毛:假如敌人把你捉去了,你怎么办?

 

  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毛:对了。你回去读一、二十本马列主义经典著作,读点唯物主义的东西。看来你这个人,理论水平不高。在学习上不要搞什么五分,也不要搞什么二分,搞个三分、四分就行了。

 

  王:为什么不搞五分呢?

 

  毛:搞五分累死人。不要学那么多东西,学多了要害死人。譬如说汉高祖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四海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首诗写得好,很有气魄。写诗的汉高祖就没读过什么书,但是能写出这样好的诗来。我们的干部子弟很令人担心,他们没有生活经验,可是架子很大,有许多优越感。要教育他们不要靠父母,不要靠先辈,而完全靠自己。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