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7年12月11日 08:24:40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市场  >  专家观点  >  正文

政府,请你抓住大数据的脉搏

2017年09月22日 00:08:00 浏览:42980次 来源:中国将军政要网 供稿

        一夜之间,几百人的工厂空无一人,失业的失业,跑路的跑路!

 

 

        “一夜复活,满地是钱”——有媒体曾这样形容当地的自行车产业。在共享单车群魔乱舞的这一年,跌入低谷的中国自行车产业奇迹般的复活。

 

如蝗虫涌入    

 

        随着2016与2017年之交共享单车风口骤起,共享单车数量激增,一夜之间如雨后春笋一般出来了。最疯狂的时候,仅深圳一天就有上万辆共享单车投入使用。目前,全国共享单车累计投放量超过1600万辆,北上广深就占了近500万辆。

 

 

        调查显示,今年1到5月,自行车产量2622万辆,同比增长25.4%,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1%,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0.5%。

 

        中国自行车协会的官方文件显示:中国每年有8000万辆的自行车产量,内销在2500万辆左右,而仅ofo和摩拜这两家共享单车企业,2017年一年的订单所带来的产能就将超过2500万辆。

 

一剂春药,死灰复燃    

 

       要支撑如此规模的产量,背后是数千家自行车代工厂夜以继日的加班。共享单车带来了巨大的订单,让自行车产业这个公认的夕阳产业又返老还童,一场造车大潮在行业里扩散开来,不少自行车厂的老板都在增加生产线,来应对日益增长的共享单车订单。

 

 

       自行车厂工人李明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听到摩拜宣布投放400万台单车时,仍记得当时的兴奋劲,“有大把事情可以做了”。在给共享单车代工期间,他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工资比以往每月多出3000多元。

 

        为承接40万辆小蓝单车的订单,美邦自行车公司还曾专门追加了一条生产线。那时,媒体这样描述当地工厂生产线上的繁忙景象:差不多20个员工组成了一条长约50米的流水线。

 

        共享单车的订单如一剂春药一般,让自行车产业这个迟暮的老人,又重新焕发生机。

 

         一位年轻的自行车组装员曾在工作台上写下了“春天来了”,然而,春天真的来了吗?

 

轰然倒下,一地鸡毛    

 

         春药终究是春药,药效一过,结果可想而知。

 

         9月7日,北京宣布暂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据不完全统计,这是两个月之间,第12个叫停共享单车停放的城市。

 

 

        截至各城市叫停的时间节点统计,北京有约160万辆共享单车、上海有150万辆共享单车,广州有超过80万辆共享单车,深圳有89万辆,郑州有39万辆,杭州有将近42万辆、南京超过45万辆、武汉约70万辆。

 

        一边是地方监管政策的收紧,一边是行业内部的分化开始越发激烈。

 

         6月,先后有悟空单车、3Vbike等小型共享单车公司宣布倒闭,理由皆是“单车被偷光”;

 

         7月,南京的町町单车传出跑路,车还在,老板和用户的押金不见了;

 

        8月,规模更大的共享单车企业也撑不住了:被认为是第二梯队代表的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在8月先后传出押金难退的问题。虽然两家企业均表示将在9月恢复正常,但用户仍存有质疑。

 

 

工厂倒闭,工人下岗    

 

       据央视财经,今年五六月份至今,不少自行车生产厂商接到的共享单车订单比去年同期大幅下滑,有些订单被突然暂停。

 

       9月2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走访聚友自行车公司厂房,不见一位工人,机器也落满灰尘。

 

        有“大陆自行车第一镇”之称的王庆坨镇,也传出订单做完,单车企业却跑路的消息。有供货商表示,有公司熬不到收货就倒闭了。工厂负责人均表示,“共享单车企业不让发货、拖欠尾款在当地已是普遍现象”,“共享单车只是一时的买卖”。

 

        镇上的自行车工厂人士也坦言,从5月以来共享单车的订单减少,甚至不少工厂被拖欠货款,金额从10多万到200万元不等。“共享单车坑了不少人”,王庆坨镇一家单车工厂人士大吐苦水。

 

        例如,500多辆町町单车货还没发,那边公司就跑路了,而这些代工厂大多数都是预付款的方式,企业先支付30%左右的预付款给工厂,在完成生产后,再付尾款,而如今公司跑路,很多代工厂的尾款收不回来,亏损几十、上百万在行业里是很普遍的事情。

 

        在深圳市,有200多家单车企业包括整车生产、零部件供应的上下游配套企业,其中有一半以上的工厂给共享单车代工。

 

         如今共享单车停止市场投放,这些代工厂都将面临停工停产的尴尬境地。

 

        李明已经开始考虑转行的事情了,他打算去搞房屋装修,但他的语气并不是那么坚定。“如果还有其他自行车厂家叫我去做,我就去,不然我就改行了。”他接着说道,“因为去做别的行业的话,还要学,工资也不高。”

 

风口上的猪?    

 

        自从2012年雷军的小米大获成功后,“飞猪论”一直在投资界广为流传,成为不少年轻人的人生信条,以至于之后的VR、租车平台、二手车、O2O、直播等行业的投资热潮一波接着一波,扎堆投资成了普遍现象。

 

        这样的投资结果怎么样,大家很清楚,除了几个背靠巨头的企业活了下来,大部分小企业的就如同一滴水融入了大海,被资本的洪流淹没,最后连影子都找不到。

 

         当所有人都认为那是风口,就算再宽的康庄的大道,最后都会挤成独木桥。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