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7年10月19日 00:27:18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华人库  >  正文

邓小平晚年对自己的十次评价

2017年09月15日 00:03:00 浏览:43866次 来源: 阅读公社 供稿

 

         欲对邓小平作一全面中肯之评价,显非易事。然管中可以窥豹,邓小平晚年曾有过诸多自我评价,对今人鉴往知来,当深具参考价值。

 

1989年11月,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批准了邓小平的退休申请

 

1.“我就犯过错误……我们应该承认,不犯错误的人是没有的”

 

       1980年2月29日,邓小平在十一届五中全会第三次会议上发表讲话。其中谈到:

 

        “为少奇同志平反的决议讲,文化大革命前,党犯过一些错误,少奇同志和其他同志一样,也犯过一些错误。我看这样很好,符合实际。不要造成一个印象,好像别人都完全正确,唯独一个人不正确。这个话我有资格讲,因为我就犯过错误。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我们是积极分子,反右派扩大化我就有责任,我是总书记呀。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我们头脑也热,在座的老同志恐怕头脑热的也不少。这些问题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我们应该承认,不犯错误的人是没有的。拿我来说,能够四六开,百分之六十做的是好事,百分之四十不那么好,就够满意了,大部分好嘛。”

 

1980年8月21日、23日,邓小平会见意大利记者法拉奇

 

2.“我自己能够对半开就不错了。但有一点可以讲,我一生问心无愧”

 

        1980年8月,邓小平接受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采访。法拉奇问:“你对自己怎么评价?”邓小平回答道:

 

        “我自己能够对半开就不错了。但有一点可以讲,我一生问心无愧。你一定要记下我的话,我是犯了不少错误的,包括毛泽东同志犯的有些错误,我也有份,只是可以说,也是好心犯的错误。不犯错误的人没有。不能把过去的错误都算成是毛主席一个人的。”

 

3.“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讲自己的事情”

 

         1980年11月,邓小平接受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总编辑访问,被问及:“你是否要写回忆录?”邓小平回答道:

 

        “没有时间,而且我这个人不太喜欢讲自己的事情。当然我革命几十年也干了些事,但还谈不上自己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要逐步把工作交给年富力强的人。”

 

4.“‘文化大革命’前……的一些错误我也要负责的”

 

1985年10月23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由美国时代公司组织,以亨利•格隆瓦尔德为团长的美国企业家代表团

 

         1985年10月,邓小平会见美国企业家代表团,被问及:“如果今后你不在了,你希望人民如何来怀念你?”邓小平回答道:

 

        “永远不要过分突出我个人。我所做的事,无非反映了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人的愿望。党的这些政策也是集体制定的。在‘文化大革命’前,我也是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那时候的一些错误我也要负责的,世界上没有完人嘛。”

 

5.“我从来不赞成给我写传”

 

1986年,邓小平在中南海接受美国记者华莱士采访时合影(左)及现场照片(右)

 

       1986年9月,邓小平接受美国记者华莱士采访,被问及:“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在中国的任何公众场合挂你的照片,这是为什么?”邓小平回答道:

 

        “我们不提倡这个。个人是集体的一分子。任何事情都不是一个人做得出来的。所以就我个人来说,我从来不赞成给我写传。我这个人,多年来做了不少好事,但也做了一些错事。‘文化大革命’前,我们也有一些过失,比如‘大跃进’这个事情,当然我不是主要的提倡者,但我没有反对过,说明我在这个错误中有份。如果要写传,应该写自己办的好事,也应该写自己办的不好的事,甚至是错事。”

 

6.“比较实际地说,我是实事求是派”

 

1985年7月,邓小平会见孟加拉国总统艾尔沙德

 

         1987年7月,邓小平会见孟加拉国总统艾尔沙德时说道:

 

        “国际上一些人在猜测我是哪一派。最近我对一位外国朋友说,说我是改革派是真的,可是我也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如果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保守派,那么也可以说我是保守派。比较实际地说,我是实事求是派。”

 

7.“我曾经‘三下三上’,坦率地说,‘下’并不是由于做了错事”

 

1988年9月5日,邓小平在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胡萨克

 

        1988年9月,邓小平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胡萨克时说道:

 

        “我参加共产党几十年了,如果从1922年算起,我在共产主义旗帜下已经工作了六十多年。这期间做了不少好事,也做了一些错事。人们都知道我曾经‘三下三上’,坦率地说,‘下’并不是由于做了错事,而是由于办了好事却被误认为错事。从1954年起,我就担任党中央秘书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和国务院副总理,1956年起担任党的总书记,是在领导核心之中。那以后直到‘文化大革命’以前我们党犯的‘左’的错误,我也有份。不能把错误的责任完全推到毛泽东同志身上。”

 

8.“三十年代在江西的时候,人家说我是毛派,本来没有那回事,没有什么毛派”

 

        1989年5月,邓小平“同两位中央负责同志”谈话时说道:

 

       “我们这个党,严格地说来没有形成过这一派或那一派。三十年代在江西的时候,人家说我是毛派,本来没有那回事,没有什么毛派。能容忍各方面、团结各方面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自我评论,我不是完人,也犯过很多错误,不是不犯错误的人,但是我问心无愧,其中一点就是从来不搞小圈子。过去我调任这样那样的工作,就是一个人,连勤务员都不带。小圈子那个东西害死人呐!很多失误就从这里出来,错误就从这里犯起。”

 

9.“第二代领导集体……很多事情基本上是做得好的,但也有失误”

 

1987年,邓小平(前左)在北京会见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共和国主席金日成

 

         1989年11月,邓小平在同金日成谈话时说道:

 

        “我们第一代领导集体是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以后又包括陈云同志,包括我,那个时候还有林彪。这个领导集体的核心是毛主席。……从我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开始产生了第二代领导集体,包括我在内,还有陈云同志、李先念同志,还有叶帅。这也是一个有力量的领导集体。在第二代领导集体的领导下,我们党和国家做了很多事情。很多事情基本上是做得好的,但也有失误,甚至是重要的失误。两个总书记失职,不是重要的失误吗,这些失误纠正起来比较顺利,但也需要总结经验。”

 

10.《邓小平文选》第三卷“是一本比较好的书,没有空话,要快出”、“这是个政治交代的东西”

 

邓小平曾多次登上《时代周刊》封面人物

 

        1993年夏,邓小平就《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出版事宜,有过多次指示。其中特别提到:

 

         “这是一本比较好的书,没有空话,要快出。”“文选印成清样后,发一二十位同志看看,请他们提意见。实际上,这是个政治交代的东西。”“算完成了一件事。我的文选第三卷为什么要严肃地多找点人看看,就是因为其中讲到的事都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不能动摇。就是要坚持,不能改变这条路线,特别是不能使之不知不觉地动摇,变为事实。”

 

(选自《邓小平自述》、《邓小平文选》、搜狐社区等,有删改。阅读公社编辑整理)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