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7年10月17日 14:13:54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直击港澳台  >  国内资讯  >  正文

台湾居然容不下一座抗日纪念馆?!

2017年08月19日 00:17:00 浏览:41947次 来源:统一之声

文/吴亚明


        花莲县卓溪乡公所最近建请台当局“少数民族委员会”,为百年前在拉库拉库溪流域遭日本人杀害的布农族人兴建纪念碑。 但该区位于玉山公园内,因玉山公园禁止事项有规定“禁止焚烧冥纸及设置纪念碑、牌、神坛与祭祀设施”遭玉管处拒绝。

 

八通关越岭古道有多处布农族的抗日遗址,图为卓溪乡伊斯利段家族4月前往古道寻根祭祖。(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卓溪乡公所农业暨观光课长高荣生表示,1909年至1940年,居住在此区域的布农祖先因为反抗日本殖民统治而遭到杀害,其尸骨被随意丢弃、无人闻问,子孙后代蒙受不公平待遇。而日本为了“纪念”镇压布农人“殉职”的警察,在此区域至少设置了17座“纪念碑”,悼念其“功绩”。高荣生说,当布农后代经过这些用日本观点书写的“纪念碑”时,会认为祖先是“闹事的野蛮人”,而不知他们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土地奋起抗日。

 

日本政府为拉库拉库溪流域执行“理蕃政策”的“殉职”日人立至少17座纪念碑。图为喀西帕南事件殉职者之碑,纪念1915年5月12日喀西帕南事件冲突中被布农族所杀的10名日本警察,于1931年6月24日立碑。(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布农人的抗日义举不容抹杀,卓溪乡公所的呼吁入情入理。然而在民进党“满朝文武”媚日崇日的政治气氛中,即使有人听到布农人的微弱呼声,大概也只会笑他们太不识时务。在民进党治下,别说什么兴建抗日纪念碑,即使有抗日纪念碑,定然找个借口给你“拆”了:去年秋天,屏东县政府文化处,就以文化资产保存的名义,卸除了当年“牡丹社”事件发生地——石门古战场上的抗日碑文。对此,牡丹乡民众除了错愕,徒呼奈何。

 

        自1895年日本侵占台湾至1945年台湾光复,50年间,包括“原住民”在内的台湾同胞前赴后继,与侵略者进行了殊死斗争,有65万人献出了宝贵生命,付出了极大的牺牲。台湾同胞的抗日斗争是整个中华民族抗日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台湾同胞为全面抗战的胜利作出的贡献不可磨灭,青史可鉴。

 

        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从李登辉、陈水扁,再到现在的蔡英文,为了遂行“台独”分裂,大搞“去中国化”,在教科书中大动手脚,将台湾史与中国史割裂开来,美化殖民统治,抹杀抗日先贤,误导民众特别是青少年走上价值虚无主义道路,在此氛围下,台湾社会积非成是。于是,“日据”变成了“日治”、“抗战胜利”变成了“终战”;于是在《马关条约》120周年之际,台中市长林佳龙斥资200万元新台币,把原被放倒在地的台中日本神社鸟居重新竖立起来,借以“重拾城市光荣感”;于是有人将台湾水利建设尽归功于八田与一,无视清代即有的瑠公圳、葫芦墩圳、施公圳、曹公圳等水利建设。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充满虚无与荒诞。

 

        在此情势之下,岛内有识之士忧心如焚,要求当局拿出勇气,拨乱反正,呼吁当局设立对日抗战纪念馆,在历史遗存旁兴建抗日纪念碑,让民众永久传承这份光荣的记忆,希望年轻人拒绝“台独”洗脑,建立正确的历史观念。

 

        全世界被日本侵略过的地方,都有抗日纪念馆,唯独台湾没有。全台湾各县市都有“二·二八纪念馆”,仅台北就有两座,但各县市除了有光复路,没有抗日纪念馆,抗日史料也散乱在各处。台北市可以花9200万元新台币复原殖民者的“西本愿寺”,却说没有经费设置“台湾抗日史迹馆”。

 

        历史就是历史,容不得忽视与刻意淡忘。在纪念对日抗战胜利72周年之际,在纪念全面抗战80周年之际,两岸的中国人都应该同心协力,导正历史,抚慰先烈,昭示后人。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