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8年02月18日 09:07:35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人专栏  >  正文

《春》的续集

2014年11月16日 10:01:00 浏览:219523次 来源:2014年11月15日菲律宾《商报》
            ——菲律宾菲中友好协会会长、华人作家协会主席
                  蔡沧江博士日前采访《春》的作者朱东海先生

 

       问:朱博士,关于你的传说很多,但见到你的人很少,连中国大使馆至今也不知道你,更未有人采访过你,总觉得你这人很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菲律宾这边很多华人朋友想结识你,今天趁你光临敝处之际,特作一次简单的采访,也算是给我一个面子,你是否愿意?
       答:我这人一是无名鼠辈,从不接受采访;二喜欢独来独往,到哪从没拜谒地方官,确实大家都不认识我。但咱俩也算有师生之谊,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老师面子我岂敢不给呀!

       问:在正式采访你之前,我想问一个之外的问题:听说你看相算命很准?
       答:略懂一二。但相随一时环境影响而变,不容易看;算命只要出生时间准确,可以算准一点。


       问:据说很多国内外要人请你算过,能举个例子说说吗?
       答:我只在朋友圈内闲扯一下,这些无可奉告,请入正题。

       问:你的大作《春》吸引了很多国外内华人读者,请问是在什么背景下写的?
       答:这是2013年3月初一次偶然练笔,后无意间传出去——就是一篇极普通的散文游记,无任何政治背景,其实文章我早就不玩了!

       问:有人说《春》是配合中国习近平新届领导推进改革和反腐的?有人说你与改革呐喊者“皇甫平”——周瑞金有合作?另据原总理朱镕基堂兄朱天池老人介绍:你与国内某腐败大案的纠出有关?你幕后推动今年菲律宾香港人质事件的处理?……
       答:哈哈,这些都是抬举我个人的,我毫无兴趣!有的属不实猜测:如周瑞金老师也是去年从国外报刊上看到这篇《春》的,我已与他违面十年。

       问:听贵《世界华人网》金日光总编介绍,《春》后来“闹”到习近平等中央领导那里,由全国政协俞正声主席作出评断:“文章中的一些提法容易被反动势力利用当然不是作者的原意”。这是否属实?能透露一些更详细信息吗?
       答:我也是听金老转达的(中央统战部传给他、他传给我),和你知道一样多。

       问:对俞的评语有何看法?
       答:俞主席这话是完全善意的,如果在文革可就是救命的呀,我永远钦佩和铭记他的道德为人!至于本文是否有“被反动势力利用”是另一问题。

       问:《春》的最后第二自然段"有几只鸟儿在公园里叽喳叫,似在'窗外争吵'",这边很多人不理解惹成笑话,问"是不是作者家住在公园旁边?"我解释了:"窗外争吵"是指艾青的诗--《窗外的争吵》!还有文中描绘台湾百"花"齐放这段,你是以虚映实--以各花描写其所代表的各市县,这是文章中极巧妙的艺术手法,但有些读者没看懂,问"为何把花都加上引号?"……
       答:惭愧,文章最讲究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如果让大众看不懂,不但不"巧妙",反而是败笔了(晚唐李商隐的诗实超李杜,就在于深涩孤僻令人费解)! 


       问:《春》中的个别语言,如“大陆有官皆墨吏”等等会不会写得太过——把全大陆的官员都得罪了,谁还会买你的文章?
       答:这是“诗”!事实上大陆还是有很多好官的,我所认识的就可举出一位:如原中纪委副书记刘锡荣,那可真是清官啊!

       问:听说刘锡荣不是温州大贪官杨秀珠的干哥哥、保护伞吗?如今杨秀珠就快抓到,他怎么样?
       答:他俩以前是邻居关系,什么“干哥哥”、“保护伞”无非是广大腐败者的“拉伙”谣言:“就你刘锡荣和我们不一样,把杨秀珠臭屎往你身上一泼,看你还一样不!”

       问:是不是负有领导提拔责任?
       答:如此算来,这么多出事的高官又是谁的责任?

       问:是不是把《春》里面太“方”的地方改“圆”一点?
       答:我不是朝云暮雨的人,一个观点不会轻易改变;更何况我所说所写都是完全真实写照、毫不为过!

       问:谈谈对中国改革的看法?
       答 :我认为“改革”有两种含义:一为改良革新,二为改制变革。现在走的算第一种。

       问:这两种你认为哪种好?
       答:这要看哪种符合当时的具体国情,如清末的“戊戌变法”改良主义走不通,以孙中山为代表的“革命”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

       问: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都属哪种改革者?
       答:胡耀邦、赵紫阳显然属于第二种。

       问:但他俩都失败了!
       答:我评价历史不以胜负论英雄,胡赵不愧为改革肝胆两昆仑!

       问:那对中国现在的改革怎么评价?
       答:我已回答了!

       问:"左派"把中国当今社会存在的问题(尤其是腐败)归咎于"改革",呼喊回归以前文革旧时代,你怎么认为?
       答:是的,"左"对国家现状的诊断与"右"一致,但开出药方相反:好比感冒,中医有风寒、风热之分,风寒感冒用清凉解表药、风热感冒用热性解表药,这不但治不好病,反而把病治得更重了!

       问:对,你中医造诣颇高,"朱氏养生酒"30年前就出名了,那时松针的价值还没被人共识;朱天池、金日光二老说你的酒地方人喝过都有奇效,他俩这么康健与长期喝你的酒有关!
       答:大约在1993年我制了1000瓶送给地方人喝,因是送,人家肯定顾我面子,至于金老,他基本就没喝酒,所以这些都过奖了;也正因我自己有数,才至今未敢公开推广,仅本人平时常喝、亲友圈内偶喝一下而已,科学可开不得玩笑! 

       问:对中国当前的反腐败怎么看?
       答:山摇地动,人神共庆!

       问:也有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打到周永康“大老虎”后就会告一段落,今后再也不会有大动作了,你以为如何?
       答:这不可能!反腐的闸门已经打开,万里长征才迈出第一步,还没到“爬雪山”、“过草地”哩,岂有说止就止的?以前——从“华凡是”、“邓特色”到“江代表”、“胡和谐”,政派林立、各自为权,一个政策有时都贯彻不了,现在不同了,各级大员人心惶惶——谁心里都清楚自己有点“事”,谁敢与中纪委对视!习老大最妙的一着棋就是用对了王岐山,全盘都活了——不但给人民感到希望,官员的凝聚力全提起来了!至此确实面临着两种选择:一种就此满足、见好就收,以后拍拍“苍蝇”、不碰“老虎”,稳稳当当当两届班,岂不美哉!另一种是籍此为契机,趁热打铁、再接再励,并从法治体制上根治终结腐败,造福子孙后代、功垂万古千秋——我看习、李、王他们显然是后者!

       问:有什么理论依据?
       答:实践胜于理论——等着瞧吧!

       问:现在国内有个网络作家周小平很走红,政府大力鼓噪,据说他的文章很“五毛”,这次中共中央文艺座谈会,习总书记特地点名他参加,是不是意味着中国文艺政策转“左”——只听“宋(颂)”词,不赏“百花”了?
       答:我愚钝,没感觉到这种“意味”。当然每个时代都需要自己的吹鼓手,如果这个时代能给国家和百姓真正带来帧祥与福祉,偏爱点"宋词"又有何妨?我愿粉身碎骨化成唱碟日夜为她歌唱哩!不过周小平的《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我看过,虽然作者报国之心跃然纸上,但由于眼“高”手“低”,没有达到文章的艺术效果(当然作者欲在官方的效果已完全达到),反而让人感到有点坐井观天、夜郎自大象导致清末那种闭关锁国、落后挨打的舆论导向;推敲一下觉得是文中运用的对比法有问题:不能拿我国的最差处与全世界的最差处比——我们“并不差”!而应以我们的最好处与全世界的最好处比——差较大!这样才能使国家进步啊!

       问:还要命的是:作者装成自己“见多识广”,可拿国外来对比的那些“依据”基本上是不真实或错误的——这可是文家大忌啊!
       答:这也正是我要接着说的问题。可习老大日理万机,怎会了解这些细节呢?所以海内外一些人士就以此认为中国整个文艺政策“转向”显然是误解了!再以前面谈到的《春》为例:去年你们菲律宾有的报纸登了、有的就不敢登——如你上次说的菲律宾商报不就认为太“反动”吗?可是我们在国内登了,连你这边认为“太反动”的东西我们国内都不觉得,这道理还不够明显吗?

       问:关于中菲关系、南海问题?
       答:南海问题就包括中菲关系了。我看很好解决——这样,我就以你桌上这个地球仪为题诌一首小诗吧:
                  本是一整体,
                  何必分界际?
                  擦去斑痕问造主:
                  哪儿我?哪儿你?

       问:这是什么意思?
       答:就是成立“南海公社”嘛!

       问:我还不太理解……
       答:等全理解了南海问题就解决了!

       问:就专谈谈中菲关系吧!
       答:中菲关系道理一样:“分”是暂时,“合”才永久。我看菲律宾以后会象韩国——在与美国保持关系同时也与中国发展友好——这是明智之举,下届总统一上台就会这么做!

       问:现在菲律宾民意测验,德高望重的副总统敏乃的民望占74%以上,你从相看他能否当选下届总统?
       答:按目前民望看有绝对胜算,但从相看很难断定他能胜任下届总统——不过我刚才说了,看相不是太准确!

       问:他是我尊贵的朋友,我什么时候把他的生辰八字要来给你算一下如何?并给予指点一下命里所需注意的!
       答:这关系到中菲友好大计,我愿竭诚效力!

       问:你认为马尼拉市长、原总统埃斯特拉达的命运如何?你与他交情不错——有张合影我见过:你在中间,他和副市长在两旁!
       答:有一次我与他偶然相遇,这位老前辈虚怀若谷,出于客气请我客人站在中间也是常理,千万别再以此喧染!顺便提一句:2014年4月22日香港菲律宾人质事件的妥善解决,他是积了大阴德的!

       问:好,就谈谈对“中国梦”的看法吧?
       答:“中国梦”看似简单很土,却很符合现在中国国情大众口味,而且别看就这三个字,它源远流长、任重道远,这不是习老大一个人、中央领导一个集团的梦,它要把全中国各民族、各阶层甚至各个人的大大小小的梦想全部汇集起来才编织成一个大大的“中国梦”——这其中也包括六四、法轮功甚至台独、藏独、疆独的“梦”——也要让这些分子共享到中国的大梦,这才算一个完整的“中国梦”!

       问:那“两个一百年”呢?
       答: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才算达到“初级梦境”!

       问:那这个梦好“做”吗?
       答:所以说“任重道远”啊!

       问:刚才提到疆独,就谈谈对新疆问题的看法?
       答:我很乐观:现在国家加大对新疆优惠政策、投资规模,只要按这样每年再翻一翻,连续五年,新疆的问题就云开雾散了!

       问:什么?连恐怖问题吗?
       答:is!

       问:好象有点神话,但我是把你当神的!
       答:thank you!

       问:关于台湾问题?
       答:我在20年前就写过一句话:自家可以相阋,统一不容置疑!

       问:请说具体点?
       答:大陆与台湾不是谁“吃掉”谁的问题,北魏时期鲜卑入主中原,结果全归汉制;满清夺得天下,最终反被汉人同化——现代民主社会,谁的理念先进谁就能赢得人民的青睐!台湾的西方民主法制精神、孙中山“三民主义”衣钵、儒家正统传承……这些还是很有优势的!

       问:“台独”呢?
       答:“台独”与以上回答有关系吗?

       问:对这次香港“占中”的看法?
       答:这次“占中”与一般的争民主、争自由运动不同,其本身也缺乏法理依据,尤其是外部势力搅入、美国资金支持等等,已引起包括愈来愈多香港当地民众在内的全国人民广泛反对与厌恶,所以成不了什么气候,估计再强撑不了三个月,规模的行动就会告结。

       问:现在很多爱国人士都呼吁:“中国政府该出手了!”下一步政府会不会出动军队平息呢?
       答:笑话!要再来个“六四”么?有些蠢才争当“爱国”实要害国:我刚才说过“占中”根本成不了气候,对整个国家影响没多大,通过对话台阶、“反占中”群众压力和警察执法威力三者已足够化解,中国政府以不变应万变就是最好的“出手”,但我们非要自己给自己扩大事态的话,那可就真正中那些外部势力下怀了——如果我没猜错,这些“外部势力”早已策划好“预案”,正盼着以无知学生的血来达到自己的如意算盘哩!但他们也太低估了中国领导的睿智!

       问:谈谈中美关系?
       答:习老大说,中华民族血液里没有侵略人家的基因,宽阔的太平洋容得下美国和中国……可惜我没参加即将到来的APEC北京峰会,否则我要在会上向奥巴马总统奉送一部中国小说!

       问:什么小说?
       答:《封神演义》!

       问:什么含意?
       答:因为书中揭示了一个真理:“西岐”崛起是天意,任何势力包括“通天教主”这样的仙头都不能逆天而行!

       问:精彩!你看希拉里有望当选下届美国总统吗?
       答:她当总统?有些人乐了!

       问:什么人?
       答:想把美国毁灭葬送掉的人。作为女性果然出类拔萃,但作为总统,需要多宽广的胸怀和大智慧啊!这位“类江青”尖刻有余、内涵不足,比其夫君克林顿差远了!

       问:是不是也送她一本《封神演义》?
       答:她不配!

       问:那谈谈中日“钓鱼岛”问题?
       答:“钓鱼岛”根本就没有问题,当然如果美国总统读了《封神演义》的话!

       问:关于日本参拜靖国神社话题?
       答:这点我与广大中国人的观点不一致:我觉得子孙祭拜祖先——不管这祖先是好是坏——那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问:那全世界华人还有韩国人等等反对日本内阁参拜靖国神社都错了?
       答:不然。我记得小时候清明上坟,有个教坛败类因奸淫许多名年幼学生被政府枪毙,地方人都在他后代背后戳脊梁骨:“这败类死有余辜,怎么还给他上坟呢?”人家这么指责情有可源,何错之有?

       问:乌克兰事件后,美国等西方国家打压俄罗斯,给中国提供了有利,但你知不知道,中国在俄罗斯天然气等合作上不但没占到便宜,反而有被俄罗斯“绑架”之嫌?
       答:我知道你指的是最近1500亿人民币/8150亿卢布的双边本币互换的事。这是政治,中国领导人高瞻远瞩;但愿这“北极熊”是有良心的“熊”!

       问:你觉得现在中国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答:道德危机——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缺德”的时候!

       问:该怎么拯救?
       答:这个问题太广泛,已经有许多人在呼唤,国家已经意识到了,中央领导都以身作则,反腐败、整党风……我这里就不班门弄斧了。

       问:你认为中国现在亟需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答:我不是政治家,不用象习老大他们那样胸罗万象、殚精竭虑;我住居北京,觉得当今亟需解决的问题就是路堵、雾霾——专家统计,仅北京每年堵车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达60亿以上,更别说雾霾的危害了!但至今为止,国家还没有找到真正有效的治理办法!

       问:谈谈看!比如说:你有什么高见?
       答:这倒问到点子上了,我很愿意一谈:我认为堵车和雾霾是一条双头蛇,解决了堵车就能治理了雾霾,消除了雾霾必是不会堵车的城市!

       问:这倒是个新观点,请继续!
       答:2011年2月21日早晨北京最早的一场大霾,我顿时戏占一首小词:
         
                南乡子·霾堵通治方
 
                  哎呀老天爷,
                  一夜之间出怪邪: 
                  举目无清三十米——
                  霾耶!
                  肉食无能费自嗟……
 
                  车堵尾烟斜,
                  累月长年是本秸。
                  吾治痼征施二字:
                  “鬼街”。
                  从此中华日月谐!
 
       但词归词。为此我做过许多研究分析,认定每天交通堵塞汽车怠速与低速行驶所排放出的特殊尾气(这与经发动机充分燃烧释放的气体不一样 ,何况国内油品本身就不达标准 !)是造成雾霾的主因!而北京地方比香港大得多,容积率并不小,为什么香港不会堵塞呢?我私下作过大量调查:举北京为例,40%以上的堵塞原因出在违章开车、违章停泊车、行人违章穿行以及有些交通线路规划不科学等人为因素上!故第一要严整交通——现在监管缺位,亟需来个“交管恐怖”,“严刑峻法”甚至不惜暂时“践踏人权”,直到交通规章制度植入人心形成自觉!第二就是我以上那首词提到的“鬼街”:有选择地建立夜市,分流日市容量。“日市”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夜市”正好倒过来:日入而作日出而息。我做过简单统计(未必准确),现代城市里每约20人中就有1人是“夜猫子”,习惯夜间生活;并从毛太祖到一般平民都健康证明,专家研究所谓“生物钟紊乱”之类都是扯淡!

        问:不可思议,这些观点我都是闻所未闻啊!请问以上治堵霾办法有可复制性吗?
        答:适用于中国各大城市。不过北京还要再加第三:即中南海、人民大会堂等位于市中心,一有任何国事活动周围就要实行“交通管制”,长期以来对堵霾“贡献”不小——所以说中南海本来就要“还给”人民,搬迁这些神圣机构到适宜之地是早晚的事,政府应尽快提上日程!

        问:真让人耳目一新啊,也只有你想得到说得出!之前发表过这些观点吗?
        答:你也知道:我这闲云野鹤,向来只在私下“书生谈纸”而已;上次那篇《春》的发表是意外,今天师长的面子是破例。

        问:那今天这篇采访公开后,万一给国内高层明主发现并采纳而真解决了堵霾大难题——哪怕就解决一个堵,岂不是盖世功德,连我这位采访者可也沾名青史了?!
        答:天意随缘吧!

        问:最后我想提一个很多中国留菲学生关心的问题,如果有可能请把它反映给国内高层领导!
        答:好,提吧,我尽量不辱使命!

        问:就是中国教育部下面有个“留学服务中心”,这也是“中国特色”,专门认证国外学历的,但该中心不认证菲律宾的一些学校,很多学生学成回国得不到认可,耽误了前程;而根本没上过菲律宾学校的人,只花钱买到假学历,回去因走了歪门邪道反而认证出来了,这太不合理了!
        答:我略知此事,这不劳高层领导,国内早有人批评中留服特权垄断、暗箱操作、为所欲为!全国上下现在都提倡政务公开、公平、公正,也该轮到中留服公开公开认证“秘密”了!到农历六月六晒书日,我想问一句:中留服是不是该把自己那些发霉的老皇历都搬出去晒晒太阳呢?

        问:我顺便给你拍张照片好不好?很多朋友想一睹你的风采!
        答:照片就免了,我喜欢、习惯在社会各阶层流荡,都认出我就不方便了!

        问:好,那今天的采访到此为止,祝朱博士在菲度假快乐!
        答:谢谢蔡院长!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