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7年12月11日 12:03:36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人专栏  >  正文

通往彼岸的那扇门 ——关于《伊甸园之门》的评论

2016年11月28日 00:01:00 浏览:28332次 来源:世界华人网
 通往彼岸的那扇门
 
                     ——关于《伊甸园之门》的评论
                                                作者:殷效庚
 
 
        伊甸园,《圣经》记载人类祖先亚当与夏娃的曾经居住地和乐园。虽然那关于爱情和丰饶的记忆已遥不可及,但我们依稀仍抱有对那美好图景的记忆与憧憬。通往伊甸园的路就是追随月光重塑记忆的路,也是寻找和平与理想、博爱与大同的坎坷之路。伊甸园仅仅是一个象征而非具体所指,代表的是人类希冀同情与关爱、自由与美好,打开人际藩篱与隔阂的“记忆之门”。
 
        对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稍早期出生的人来说,这种希冀与图景并不陌生。毕竟关于自由,尽管每个人的理念与执著不同,存在着地域与阶层、受教育程度的差异,但美好的事物总是相互通融的。正如每只蛋里均孕育着生命的奇迹,每种文化模式,无论民主还是反民主,无论顺应还是逆时代潮流,皆孕育着通向天堂阶梯的依稀影子。关于美和自由的梦境是可以相通的,而嬉皮文化到达巅峰的六十年代,无疑将这种梦想放大了,文化的界限随着新媒介(花童、迷幻剂、摇滚乐、集会、瑜珈、通灵与招魂术)的如雨后春笋的蓬勃诞生而消失,战后新批评(New Criticizlim)、黑山派等学术新宠在六十年代的消失,反战宣言与抗议文学将公众的视野从象牙塔拉回到现实。越战使得大众的精神领域满目疮痍,而莫里斯·迪克斯坦用公允的眼光来评价发生在50年代末至60年代的林林总总,正是为我们回忆了美国在精神领域的造神运动的编年史,以及对于后人的启迪与暗示。对于正在日渐崛起的泱泱大国——中国文化价值积淀与传承,或许有启发意义。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美国的精英文化仍踞守于纽约的格林尼治村,那时候爱伦·金斯堡还是一介翩翩少年,为自己的精神苦恼和失忆而羞于启齿,出生在明尼苏达的鲍勃·迪伦刚刚开始从新奥尔良播放的爵士歌曲中汲取灵感,先锋艺术处于萌芽期,且由于无法得到广泛受众和表达工具有限而略显青涩与稚嫩。但星星之火,足以燎原,来自底层的意识与声音汇聚成河,并最终如火山一般爆发。60年代的发轫与开端是与两大事件密不可分的,且这两宗事件足以震撼所有人的大脑中枢,激起民众探求自由梦想的热情。一是爱伦·金斯堡在私人集会中裸体朗诵跨掉一代的骇世宣言《嚎叫》,一是鲍勃·迪伦参加65年的“新港”(Newport)民谣节并唱出了《Blowing in the wind》。在60年代编年史与教科书中,这两次“天启”般的行星事件暗合了一切文化走向的蛛丝马迹,并激扬和涤荡了人民业已蒙蔽和麻木的心灵。新的天使诞生了,它将引领民众穿透层层阻力与迷雾,找到通向“伊甸园之门”。
       “哦,我的淌血的孩子,你将去往何方;我最亲爱的年轻人,你曾经到过哪些地方?”迪伦充满深情、娓娓道来的《大雨将至》反映了年代的炽热与残酷,“我看见这个时代精英们大脑毁于一旦”(《嚎叫》),60年代充满了变数与神秘色彩,也预示着和平与友爱之路的艰辛与坎坷。在《手鼓先生》中,迪伦巧妙地将60年代文化的复兴与充满民间技艺与流浪色彩的手鼓艺人联系在一起;而凯鲁亚克将一代青年的热血与动荡植根在了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上。
 
     解读六十年代美国文化的关键词和钥匙是美国文化二元模式的对立与消解,在六十年代振聋发聩的顶峰,在同时带来愉悦与焦灼、信念与迷茫、精微与模糊的双重纪元,官方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诗人、流浪艺术家、音乐家、大麻吸食者、瑜珈禅定者甚至游荡者、无家可归者的尖锐的声响。这种声响来自于地心深处,却倏尔抵达天际,在披头士《Hey Jude》响彻宇宙的“Na—Na-Na-La”呐喊中,在迪伦充满深情的华丽颤音与口琴声中,在金斯堡的惊愕与狂欢中到达情绪与戏剧化的顶峰。官方/民间、主流/反主流、政客/文人、警察/颓废者、批评/反讽、性/禁欲、皈依/无神教,所有的对立与冲突仿佛都已不再重要,一切皆在风中遇合消解。

        这种戏剧性的场面还将持续到70年代末,甚至80年代初。冷战的禁锢被麦芒般的火焰刺破,斗争使宿命被打破,世界之轮重又运转。来自民间和底层的声音愈来愈受到重视,启迪人类心智的不再是惩诫和说教,而是虔诚与静穆。当金斯堡端坐在科罗拉多洛基    铁轨旁抗议运输钚矿石,当迪伦选择了隐匿,当加利·斯奈德生活在深山老林,当花童和彩虹在伍德斯托克点缀得迷离天宇、五彩斑斓,一种新的智慧产生了。是对心灵的反复思考与吟诵,带领人们逃离了荒原和荆棘,一步步迈过冰河,抵达人类的伊甸园。
 
     《伊甸园之门》是作者迪克斯坦呕心沥血的一本巨著,旨在还原美国纷芸60年代文化的事件与端倪,澄清诸多关于六十年代的质疑与诘难。他通过对六十年代政治与文化、音乐与文学行为与言论的悉心研究,发现了六十年代文化价值的核心:即反文化与乌托邦。解除长期主流文化钳制心灵的枷锁,回归诗意与本真;去除二战后东西、苏美对立遗毒,实现人类和平与大同。六十年代阴晴圆缺、起伏不定,以《嚎叫》发轫,迪伦奏响电吉他开端,披头士和滚石叱咤风云和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达到顶峰,又以“地狱天使杀人事件”、披头士解散终了谢幕。六十年代的诡谲叵测、风起云涌、刹那天光、窥见大同,这本书为我们近距离直视和研究六十年代美国文化,提供了严谨和翔实的史料,是了解美国战后文化思潮、文化发展编年史的必备之书。

      作者迪克斯坦叙述的口吻严肃而公允,在他的笔下,重大文化事件一一显影,如幻灯播放一般栩栩如生,同时也提出了诸多新颖而有趣的观点。文笔生动,资料翔实。六十年代文化之于今天依然是个谜,其功过是非,不能一一盖棺论定,但《伊甸园之门》却使我们拨开了诸层云雾,看到了依稀光亮与彩虹。



作者:殷效庚

        个人简介:殷效庚,1975年2月生于河南,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致力于诗歌创作和中美文化比较研究,有作品刊载于《大学生》、《中华读书报》及《译林》杂志。现为多家媒体自由撰稿人和专栏特约作家。

        注:《伊甸园之门》作 者:迪克斯坦(Dick,M.) 方晓光 译
        出 版 社: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
        ISBN: 9787544703178   出版时间: 2007-10-01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