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网,今天是:2017年12月12日 07:00:02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  正文

首次揭秘国乒"让球"史:拒从者"叛国" 男队让出3连冠

2016年11月02日 00:08:00 浏览:41595次 来源: 南方社 供稿

在国乒的辉煌历史中,从1961年开始,带有中国特色的“让球”持续了差不多整整三十年,历史上的一些“让球事件”,后来也得到了当事人的承认,一个个响当当的名字,如庄则栋、蔡振华、何智丽、焦志敏等。“让球”是人们很爱谈论又是常常不得不回避的话题。“让球”是中国人颇具威力的秘密武器,它真能让外国选手感到棘手和惧怕,又常常给中国队内部制造点麻烦,甚至若干年后都会风波再起。那时候,集体利益大于一切,“让球”是抹不去的时代烙印和阴影。

中国乒坛上的第一次让球,始于1961年。时逢第二十六届世乒赛在北京举行。进入男子单打前四名的,清一色是中国大将:庄则栋,李富荣,张燮林,徐寅生。应该说,男单金牌已“铁定”属于中国,至于究竟谁是世界冠军,本身照程序比赛就行了。

但在半决赛即将举行的前一天晚上,23时,北京华侨饭店,一位领导语出惊人:“这一次男单,谁来当冠军?”这个时候各位教练都面面相觑,难道我们要安排这一次男子单打冠军的归属?图为1961年4月14日晚,中国乒乓球队在第26届世乒赛中取得三项冠军后,当天午夜时分,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为英雄健儿庆功贺喜。

组织上安排庄则栋拿了最后的冠军。会议结束后,中央领导亲自找徐寅生谈话,上海队教练找张燮林做工作,而把打通李富荣思想的工作交给了中国乒乓球队教练傅其芳。徐寅生和张燮林都是聪明人,立刻表示“服从组织决定”。只有李富荣虽然口头上接受了,但毕竟透露出一股不悦的情绪。

果然,决赛在李富荣和庄则栋两人之间举行,一上去“乒坛美男子”李富荣就以21:16率先拿下一局,意图很明显,证明自己的实力。 但后面两局正如安排好的那样,李富荣“输”给了庄则栋,让庄则栋获得了男子单打冠军。

对于这个让球,为什么让三个上海人让给一个北京人,至今大概有三种说法,第一种是首都说,意为庄则栋是北京人,是首都出去的运动员,应该树立;第二种是潜力说,庄则栋较为年轻,在队里本来就算的上数一数二,有更大的潜力,为今后世界大赛作准备;第三种是领导说,领导更看重庄则栋。

由此可见,产生于20世纪60年代初特殊背景下的让球,从一开始就与“国家利益”无关。紧接着,在1963年、1965年举行的第二十七届、二十八届世乒赛上,进入男子单打决赛的都是庄则栋和李富荣。李富荣又两次奉命让球给庄则栋,原因同样与“国家利益”无关,而是要按照“计划”生产出一个“三连冠”!图为参加第27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团体赛的中国男子队选手:(从左至右)张燮林、庄则栋、李富荣、徐寅生、王家声。

2007年,中国乒坛名宿徐寅生在东方卫视的《深度105》中,首次公开了这一事件,“当时领导考虑到庄则栋还年轻,把冠军让给他可以让他在后来的比赛中有连续三次夺冠的机会,这样中国选手在世界上的知名度会很高。”图片从左至右:王志良、庄则栋、徐寅生、张燮林、李富荣。

让球,在当时是绝对保密的,就连庄则栋也只知道李富荣的后两次让球,并不知道那第一次让球。正因为这样,笔者在采访庄则栋时,他说,“李富荣让过我两次”。事实上,即使“真枪实弹”,庄则栋未必不能“三连冠”,而让球反而使他的三座冠军奖杯蒙上了不光彩的阴影。庄则栋赢得并不高兴,他高举单打冠军奖杯时,总是说“我代表集体来领奖”。

“文化大革命”初期一切体育比赛中断,数年后恢复比赛,“让球”又被赋予新的涵义。“文革”中甚至花巨资搞办亚非拉邀请赛,外国选手的机票、食宿全被包下来。

一大批连球都不会发的选手与中国运动员登场献艺,为了让每个队拿一分,中国运动员不得不连续向球网和球台外扣杀,不得不发出既不转也不刁的和平球。一些非洲运动员对战胜世界闻名的运动员既有哭笑不得的,也有略带害羞笑弯了腰的。

但是,一个有出息有实力的运动员,会把这种“恩惠”当作耻辱。南斯拉夫优秀选手斯蒂潘契奇在一次比赛中发现中国运动员庄则栋在让他,比赛刚一结束,他气愤地把球拍扔在球台上,球拍狠狠地撞在球网上,又被反弹了回来。

七十年代开始,中朝关系开始解冻。为了加强中朝之间的友谊,中朝两国领导会晤时决定:如遇到朝鲜队单枪匹马参加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时,所有的中国运动员一律要让路。

1971年,中国乒乓球队在经历了文革后参加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国乒乓球队阔别了四年之后,重新登上了世界舞台。在男子单打比赛中,中国只有郗恩庭杀入了前八名,将同朝鲜选手争夺前四名。

前八名中国只有一支独苗,教练员犹豫不决,只是对郗恩庭含糊其词地说:你尽力打吧。结果郗恩庭淘汰了朝鲜选手进入了前四名,朝鲜队对此极不满意。中国乒乓球队回国后,受到了批评。之后,又专门派人到朝鲜向金日成道歉,并保证下次碰上朝鲜运动员后,按照原来的方针办。

前有男队李荣富“三让”庄则栋,后有女队张立“二让”朝鲜选手。张立在1975年的第三十三届世乒赛和1977年的第三十四届世乒赛上,张立都进入决赛,与朝鲜选手朴英顺遭遇。张立两度奉命让球,把世界冠军拱手让给朴英顺!

尽管张立默默为“友谊”让出了冠军,而朴英顺回到朝鲜,受到元首般的盛大欢迎。朴英顺面对千千万万朝鲜民众,大谈如何“力压群芳”,仿佛压根儿没有发生过张立的让球事件! 由于张立两度让掉了世乒赛的女子单打冠军,变得成绩平平,以至她的名字对于今日中国民众来说是那么的陌生!这对一个付出了多年血汗而又才华横溢的运动员来说,无疑是个悲剧。

在国乒的让球史中,就连那位手执魔杖的蔡振华也未能幸免。1981年南斯拉夫第36届世乒赛,是国乒丰收的一年,中国囊括全部7军,蔡振华与李振恃搭档获得男双冠军,另外他还获得混双以及男单亚军。对于蔡振华来说,虽然已经创造了佳绩,但他还是心存遗憾.

因为他认为自己完全有能力拿男单冠军,但那时的国乒有让球习惯,领导找到蔡振华,认为他应该给郭跃华一次机会,毕竟郭比他年长,这次不拿将来就没机会了,而且这次他让给郭跃华下届就让他拿。最终蔡振华也服从了组织安排。

很快到了1983年第37届世乒赛上,男单决赛,蔡振华又遇到郭跃华。按照双方上一次的约定,这届的冠军应该让蔡振华拿,没想到领导却说“你们俩真打吧,谁赢冠军就是谁的”。结果伤心又无奈的蔡振华发挥失常,第二次在世乒赛男单决赛中输给了郭跃华,最终结果是拿到男团冠军、男单亚混双第三。

让球或是为国家利益,或是为雨露均沾,然而也有因为个人性格原因被领导看不惯而被迫让球,如曹燕华。曹燕华是个非常有个性的运动员,当时被认为是不听话、思想有问题。因为与施之皓早恋,一到周末就忙着抽烟喝酒打麻将,但成绩又好,是个不讨教练组喜欢的刺儿头,于是,乒乓球队决定不让曹燕华立大功。图为曹燕华与施之皓。

第36届世乒赛女单决赛,领导以童玲在团体赛中立下大功为由,让曹燕华让出冠军,曹燕华只有怀着一肚子委屈打了一场假球。而直板反胶弧圈打法的曹燕华对横板削球打法的童玲有绝对优势,队内比赛从未输给过童玲。

不过,在此之后,曹燕华连获第37届、第38届世乒赛女单冠军,并在之后与童玲的交手中全部获胜。但在23岁这个当打之年,曹燕华选择了早早退役。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历史文化的变迁,中国乒乓球队中一些不大顺从的举动出现了。及至1987年世乓赛上,终于爆发了前所未有的“何智丽事件”。1987年印度新德里举办的39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在女子单打项目进入半决赛时,中国三名选手何智丽、管建华和戴丽丽面临韩国选手梁英子一人的挑战。半决赛对阵形势为何智丽对管建华,戴丽丽对梁英子。

作为韩国头号选手的梁英子并不好对付,她也是上上届世乒赛女单亚军。当时中国队的领导与教练组开会研究决定,叫何智丽让球,由打法稳健的削球手管建华在决赛中把关。

何智丽与管建华的比赛进行的跌宕起伏。不到二十分钟,管建华就以7比21同样的悬殊比分连输两局。第三局,何智丽打到了18比10,教练慌了神,管建华也一个劲朝何智丽使眼色,情急之下某位领导喊了句,“侬哪能搞格啦(你怎么搞的)?!”

心有不甘的管建华失声痛哭,一位女教练赶紧把她拉进了卫生间。领导和教练们这一刻也惊呆了,震怒了,纷纷拂袖而去。而另一场半决赛中,戴丽丽在先下两局后,被梁英子连扳三局,无缘决赛。图为1984年第七届亚洲乒乓球锦标赛,何智丽获得女子单打冠军。

那个下午,中国队没有人理睬何智丽,赢球的她反倒成了罪人,因为她挑战了国乒潜规则。晚上的决赛中,形单影只的何智丽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以3比0横扫梁英子,为中国队保住了这块女单金牌。图为1987年第39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何智丽战胜南朝鲜选手梁英子获女子单打冠军。

何智丽紧绷着的一颗心终于松弛下来,然而事实证明她想的太简单了。没有人向她表示祝贺,领奖台上,获得并列第三名的两位队友也拒绝与她握手。何智丽的胜利证明了领导叫她“让球”的决策是错误的,但是一个敢于反抗领导,并用事实来证明领导是错误的人是不会得到祝贺的。

回到北京,领导让何智丽写检查。本来就认为自己没错,并且拿了世界冠军的何智丽自然不肯低头俯就。全国人大代表孙梅英将何智丽之事向国家高层领导反映。高层领导了解事情来龙去脉之后,领导人分别做了“我们不能处分胜利者”,“处分何智丽,恐怕全国老百姓不答应”的批示。至此,何智丽写检查之事才不了了之。

其实在那次比赛中,女子单打八进四时,是陈静让给何智丽,她“笑纳”了,而轮到她让时,她反抗了。这次事件直接导致次年何智丽被取消1988年汉城奥运会参奥资格。导致了她1989年退出乒坛,远嫁东瀛,迁居日本,加入日本籍,改名为小山智丽。

在1994年广岛亚运会前夕,小山智丽向日本各大媒体爆料她在中国时受到教练“残酷迫害”的内幕,在亚运会重小山智丽战胜邓亚萍夺得金牌。赛后,小山智丽直言道:“为日本拿到亚运会冠军比为中国拿到世界冠军还要高兴,我非常热爱自己现在的祖国。”

1988年汉城奥运会,尽管何智丽已经不再,但让球依然继续。那一年乒乓球首进奥运项目,金牌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但在女单半决赛中,当时的女队大姐大焦志敏却被要求让球给李惠芬,因为李惠芬曾经赢过可能会进入决赛的捷克选手赫拉霍娃,因此乒球队做出了李上焦下的决定。

当时焦志敏的实力最具冠军相,若真打,她多半会赢李惠芬,决赛再碰陈静,也会占上风。但她只能束手就擒。结果在另外一场半决赛中,陈静却出人意料地赢了赫拉霍娃,在决赛中陈静又击败了李惠芬获得了金牌。

汉城奥运会后,焦志敏退役,去瑞典留学,一年后远嫁汉城。她说:“八年的国际比赛,我让了五次球,所以不想再打了。”当然,焦志敏也享受过“让球”的果实,1986年汉城亚运会,何智丽以1比2将冠军让给了焦志敏。

因为让球,何智丽和焦志敏都远走他乡。“乒乓王子”江嘉良说:“让球在国家队可是件很正常的事。几乎每一位运动员都会遇到。‘让球’是一种游戏规则,谁不遵守游戏规则,必然受到处罚,这很正常。”聊起自己“让球”经历,江嘉良可谓记忆犹新。

1986年的世界杯决赛,比赛他在与队友陈龙灿之间进行。“那场比赛我特别想赢。因为当年的汉城亚运会男团决赛我输给了刘南奎,使中国队以4比5把金牌丢了。我很想通过世界杯来挽回影响和重拾信心。不料,临开赛前我拿到师傅许绍发写给我的,信里要求我让给陈龙灿,因为世界杯冠军我已拿过,而陈龙灿尚未捧过世界杯。”此时的江嘉良并不觉得忧伤,只是无奈。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最惨烈的让球是1989年的世乒赛。当时的江嘉良已是连续两届世乒赛男单冠军得主,倘能再次夺冠,便将成为世界乒乓球史上继庄则栋之后,第二位连续三届夺得男单冠军圣·勃莱德杯的中国人,也就能长久拥有这一代表世界男子乒乓球最高水平的奖杯了。但8强中他遇到了于沈潼,江嘉良被要求让道给当时被誉为中国直板快攻打法接班人的于沈潼。

“我当时真不明白为什么不让我上?前面的对手是我国的许增才或是瑞典的佩尔森,我都很有信心的呀。况且,我都到这一步了,总该让我搏一下吧?但是,这就是游戏规则。”非常不幸的是,战胜江嘉良而进入半决赛的于沈潼最终却以1比3败给了佩尔森,中国在那一届世乒赛上也丢失了男单冠军奖杯。

尽管曾尝过“让球”的种种痛苦,但他亦承认,自己也曾多次尝到甜头,因为别人也曾“让球”给他。在江嘉良的记忆中,惠钧、陈新华和陈龙灿等都曾在国际比赛中“让球”给自己。

而他印象最深的便是在第38届世乒赛的男单比赛上,他在半决赛中战胜了香港的卢传淞后,便在决赛中遇到陈龙灿。于是,陈龙灿奉命让他圆了男单的世界冠军梦。

2004年雅典奥运会,坊间传言在半决赛中,王励勤被要求让球给王皓,让后者征战决赛。但王皓在决赛中输给了柳承敏,这次失利一度被认为是一次人为安排的人祸。

2012年伦敦奥会,刘国梁被曝为成全张继科让王皓故意输球。刘国梁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中表示,这几次所谓的让球是不存在的,让球已经成为了历史。

2016年里约奥运会,国乒再次实现包揽,民众对于国乒队员的追捧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